首頁
分享

專訪 / 全心全意做自己的音樂!婁峻碩:「不怕被定型成狼人殺偶像」!

圖片來源/台灣達人秀攝影,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提到現今最紅的消遣娛樂,很多人肯定會浮出「狼人殺」這三個字,先是出現了遊戲app接著《娛樂百分百》也開設了「凹嗚狼人殺」的單元,廣邀了許多藝人到節目中一起鬥智。其中「狼人殺偶像」一詞也成為了婁峻碩的新代名詞,但當聊起他的本業「音樂」時,婁峻碩的眼神裡也散發出熱情與堅持,在瞬息萬變的世界中,唯一不變的是他對音樂的喜愛。

「狼人殺偶像」——婁峻碩

被冠上「狼人殺偶像」稱號後,不免令人好奇婁峻碩會擔心因此而被定型嗎?

「我覺得定型這種事情不會真的很害怕,因為一方面是我現在做的事情都是我自己喜歡的事情、想做的事情,不管是上節目、搞笑、甚至任何事情都是我喜歡做的事情。另一個原因是我在前公司會被做成偶像的樣子,但我離開之後我就全心的在做我自己的音樂,想做出我自己的樣子,作品曝光後大家也有發現我真的可以做我自己的樣子,『你今天就算被定型了,但你做出更好的東西,大家還是會對你改觀』,所以我並不害怕。」

圖片來源/台灣達人秀攝影,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俗話說:「遊戲如人生,人生如遊戲」,狼人殺正如同一個小型社會的縮影,當中有著形形色色的角色,每一個人在真正掀底牌之前,你永遠無法完全肯定對方的角色究竟為何,亦如同現實生活。

那麼身為高玩的婁峻碩在狼人殺中體悟到了什麼樣的心得呢?

「狼人殺這個遊戲你越玩越熟後,其實真的越來越看得出來一個人他是真心還是他別有居心。再來就是現在現實社會原本就是個很大型的狼人殺,誰是好人、壞人,你根本就分不清到底哪一邊是對的錯的,我覺得人生就像在玩狼人殺一樣,你沒辦法很快就可以確認他的身份,一定要多聽多看才可以看到比較接近真實的樣子,可是還不確定是真的,除非他翻牌。」

就在他精闢解析完畢後,突然蹦出一句:「但大家就是保持樂觀啦,有時候當個樂觀的愚民也是蠻好的」,說完婁峻碩自己也大笑了一番。

中文饒舌啟發者:頑童MJ116

婁峻碩也自認很幸運的搭上了這波「狼人殺熱潮」,心存感激的同時也不忘本,創作一直以來都是他最喜歡的事,甚至也為了做音樂曾在高三那一年勇敢的和爸爸說「我不想念大學,我這輩子想做音樂、靠音樂吃飯」,在那個對未來還很曚懂、疑惑的年紀時,婁峻碩早已經立定未來的志向——「做音樂」。

「我決定開始做音樂其實是高中的時候,因為我高中就在玩樂團,然後那時候玩樂團的曲風是new metal。那時候都還不是在創作,剛開始就是cover樂團,後來到高三的時候是聽了頑童的歌,就是偶然在YouTube上發現瘦子diss滿人跟頑童diss于耀智的《30cm》,那時候就覺得『哇,中文饒舌好酷喔』」,就是在這一天婁峻碩開始涉略華語饒舌,隔一天便開始嘗試自己寫詞創作,寫出了他人生中第一首自創曲。

圖片來源/台灣達人秀攝影,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有別許多饒舌歌手是先接觸到國外的嘻哈文化,婁峻碩反倒先接觸了華語饒舌。

「聽了華語饒舌之後我才去接觸更多的嘻哈音樂,小時候是會聽阿姆,可是那時候其實真的不太懂什麼是饒舌、嘻哈,因為我單純就是很不分類型的在聽音樂,我單純覺得『喔~這個音樂好聽』所以我聽。不管是爵士、流行音樂、POP、嘻哈、R&B,我就覺得音樂好聽就是好聽,我不太會去分類型,所以也是後面才去接觸很多人」。

除了頑童之外,華語天王「周杰倫」也是婁峻碩在音樂道路上相當欽佩與崇拜的偶像,一提到杰倫哥他瞬間變成小迷弟,在和我分享兩人打球合照的故事時,甚至不經意的露出了追星成功的笑容。

「去年有去參加PHANTACi的藝人明星籃球賽,然後我跟杰倫哥同一隊,當時他跟我說了『加油』。他就是神一樣的男人,光跟我講兩個字我就覺得滿足了,但當時我有去找杰倫哥合拍一張照,這也算是一個追星成功」,相信天王周杰倫肯定也是許多人心中像神一般存在的男人。

更多專訪:「我是嘻哈沈玉琳」!鬼才「屁孩」:我希望大家能夠繼續認識我!

1+1>2

除了單一的個體之外,在2019年時婁峻碩與OSN高爾宣、ChrisFlow唐仲彣以及RĒD°芮德組成了團體「CHING G SQUAD」,四人碰撞在一起的火花也完美的證實了1+1>2的理論。

當時CHING G SQUAD組團的契機為何?「其實那時候會組成的原因是因為大家那時候都沒有簽公司,然後四個人也都沒什麼知名度,可是我覺得大家能力都很強,所以我那時候的想法其實不是組成一個團體,其實是組成一個像是廠牌或是一個家庭的感覺,就是大家一起做音樂可以互相幫助、拉拔。其實我最剛開始找的時候是Chris跟爾宣,我們先組了CHING G SQUAD,後來在Break The Radar活動上我們就跟芮德一起合作做了《Coconut Tree》,然後就中了我們就覺得好像有搞頭,所以我們就一起走下去」。

圖片來源/台灣達人秀攝影,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而將團體的大家拆開來看時,每一位成員其實都具備了十八般武藝,其中婁峻碩自出道以來也累積了許多創作,被問到若要挑選一首至今最喜歡的創作時,他也思考了一陣子。

「我覺得每一首都是印象最深刻的,因為每一首歌都有不同的故事,譬如說像『You Don't Know』這首歌就是在講說之前被公司的框架綁住,但我想要脫離被束縛的感覺;像『飛機』就是描述我想靠創作賺錢,有一天帶著家人飛出國;像『BLUE SKY』這首就在講我其實平常是個很懶的人,放假就想待在家,可是女友就是會想出去玩」

他也表示每一首創作的歌曲來源皆是取自於生活,也正因為很真實、很貼近真實,才格外容易打中人心。而婁峻碩終於公開提起女友,這邊也得插播稱讚一下婁峻碩在情人節前夕大方認愛的舉動,實在是man爆了。

重新定義低潮——沒有收穫,卻在那邊空等。

出道成為公眾人物之後,一出門多了好幾雙眼睛在盯著自己看;在社群平台上的一言一詞都會被放大檢視;音樂作品也會讓數萬對耳朵仔細聆聽,藝人也並非大家所想的如此光鮮亮麗,反而需要有更強大的心智。對此,也十分好奇樂觀開朗的婁峻碩在出道後曾陷入低潮期嗎?

其實我覺得我沒有經歷過真正的低潮,對於現在的我而言,我會覺得那些全部都是過程。而且我在每一個階段其實都是有學到東西,譬如說也許我之前會覺得在之前的公司被綁住,那時候不能做自己的作品,若以外人來講可能是個低潮,可對我自己而言在那個時期我也學到了很多東西,學到了該怎麼去經營一個藝人,除了單純會做作品之外,還要學著去包裝你的音樂作品。」,對於他而言真正的低潮反倒是「沒有收穫,卻在那邊空等」。

圖片來源/台灣達人秀攝影,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提起過去公司將婁峻碩包裝成為一個Idol Rapper,呼應到了「商業化」這個特別存在於饒舌歌手的議題,對此他也點出一個很重要的關鍵「我覺得你要去看你的目的是什麼?」。

接著開始用著很淺白但卻很好深刻的比喻詳述道:「今天有些人他說我就是藝術家,我就是想要做自己的東西,我不管大家買不買單,我今天做我其他的工作賺錢;我是個商人、老闆,我有穩定薪水然後我想做一個很屬於我的音樂,然後我不管他人眼光,OK阿,沒人管你想做什麼,你覺得你的東西屌就好」。

但今天若把歌手當成全職的職業時,最重要的便是作品要被大家聽見、買單,「賺錢就是不變的道理,每個人都需要賺錢,因為不轉錢怎麼生存,所以我覺得商業化這個事情沒有什麼好爭議的,每一個人都有每個人的目標,我覺得就管好自己就好了」。

更多專訪:誰說饒舌輸情歌!J.Sheon:「做這種音樂真的不簡單,但我們都在堅持」!

《Boarding》:充滿我的心境與歷程

距離上一張專輯《IDOL RAPPER ?》至今也已經2年多,下一張專輯的核心理念為何呢?

「這張專輯叫做《Boarding》,登機的意思,主軸其實是以『飛機』為概念去做,因為那首歌是我離開公司後開始全部做我自己想做的東西,把我這陣子的心境、歷程跟接觸到的事情去做成這張專輯」,其中特別的是『飛機』這首歌也做了全新的版本,若要在此張專輯選出一首最喜歡的歌曲,婁峻碩也面帶滿意的笑容,說道:「這張專輯完全都是我自己很喜歡,真的很滿意也很爽」。

圖片來源/台灣達人秀攝影,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2020被大家稱為「愛你愛你年」,是個充滿愛與溫暖的一年,在新的一年中婁峻碩也給了自己一些目標並許下願望。

「2020年希望新專輯大賣一波、演唱會可以非常順利。因為這次演唱會我真的投入非常多的心力,因為我就是想做一個很好看的秀給大家看,我只能說這場秀是幾乎沒有賺錢,甚至有可能會賠錢」。

一旁的經紀人也補充表示:「因為這演唱會我們本來只是想把他做成新歌發表會再多一點,但是想說要就做大一點,讓大家看到我們的東西」,從婁峻碩的眼神裡看見了他對音樂的熱情與執著,以及對粉絲滿滿的愛。

新專輯《Boarding》已經開始預購,最特別的是預購版專輯:《高級頭等艙預購版》內會贈送婁峻碩的聯名固體香水,除了送專屬味道之外,婁峻碩也發出「祭品文」。

「如果預購版超過8000張我就開500人的流水席,然後唱一個set給大家聽、桌桌敬酒。那流水席是開放的,圍欄外大家也可以看,會有點像唱婚禮的那種感覺,替演唱會預熱。」,大家看到這還不趕快去預購新專輯嗎~

(本文之影片及圖片版權皆屬Youtube開放資源,上傳者非站方或編輯,如影片遭移除請見諒)

▶婁峻碩想對大家說◀

Editor _ Ivy

Photograph _ Murs

Design _ Sirius

文章未經授權,請勿隨意轉載

相關文章

你可能會喜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