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 / 「我是嘻哈沈玉琳」!鬼才「屁孩」:我希望大家能夠繼續認識我!


專訪 / 「我是嘻哈沈玉琳」!鬼才「屁孩」:我希望大家能夠繼續認識我!

不曉得大家認識他的第一首歌是《B.C.W。吳卓源》、《嘻哈唐伯虎》還是《陷阱妹》?還是甚至是到了《主打歌》才認識他呢。「屁孩」這個名字乍聽之下好像很屁,但在對談的過程中屁孩就好似身邊會出現的朋友那般,喜歡講好笑的幹話、輕鬆幽默。而在這種「形象第一」的明星文化下,展現真性情的他反倒相當珍貴,屁孩也證明了這樣幽默詼諧的風格也可以闖出一片天。

顛覆傳統的一個屁孩…

近十年來在網路上出現了一個新潮的詞彙——「小屁孩」來描述特定的行為和族群,但往往通常帶有較為嘲諷的意思,而屁孩取了這樣的藝名其實原因很單純,「一開始是因為我很清楚自己的歌路比較歪七扭八一點,所以那時候就取叫做『屁孩』,也蠻符合自己一部分的個性以及那時候歌曲的調性,也很單純的覺得這名字可以有效降低人們對我的期望」

圖片來源/台灣達人秀攝影,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難道都不害怕給人負面的第一印象嗎?「我是覺得還好,因為一來其實這個蠻調皮、蠻可愛的,不是說什麼東西都要很正向、包裝得很好,這樣我自己也不太自在。我可以用這種不太是傳統想像的方式,但其實我一樣可以認真做一些事情,甚至做得還不錯」,也因此希望可以鼓勵到一些人,讓大家都能夠試著做最真正的自己。

屁孩的出現也讓華語樂壇有著衝擊性的影響,用嘲諷和充滿玩笑意味的歌詞殺出一條血路,成為一種獨特的「屁孩風格」,該說奇怪嗎?我覺得是很特別到讓人無法不去注意。雖然屁孩接觸饒舌僅短短兩年的時間,但其實在他還未發現時就已經受到嘻哈文化的薰陶:「在出道前都有聽Eminem。其實小時候我沒有想太多就是很喜歡一直聽的是Lonely Island,我就是一直聽、一直看,我現在想想那對我影響應該蠻大。」,而當屁孩出道後開始「做屁孩」這個角色時,他也受到一位喜劇饒舌歌手「Lil Dicky」影響很深,開始在每個人身上擷取、參雜一些元素,再加入一些想傳遞的訊息之後,就成為了現在的屁孩。

對於周湯豪,我真的真心道歉

不曉得大家認識屁孩的第一首歌是《B.C.W。吳卓源》、《嘻哈唐伯虎》還是《陷阱妹》?回顧屁孩的作品發現其實放到網路上的第一首歌是《拿香過聖誕》,這首歌的創作契機其實是因為剛創粉專時希望能夠快速吸粉,所以當時適逢聖誕節就搭上節慶創作出這首歌曲,「那時候寫了一首歌叫『拿香過聖誕』,大概在講說為什麼大家過聖誕節好開心,但那其實是西洋的節日,這件事情真的很好笑,就調侃了一下。」,那時候的屁孩還沒有任何專業的設備,就憑著一台電腦完成了音樂和MV的製作。

圖片來源/台灣達人秀攝影,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接著屁孩也持續朝著幽默嘲諷的歌路前進,特別是在《嘻哈唐伯虎》中諷刺了當時的節目《中國新說唱》以及同為台灣參賽者的「周湯豪」,這種寫歌嘲諷其他人的模式在嘻哈圈中其實很常見,但也許是大家太嚴肅了,兩人之間也就產生了一種微妙的氛圍,這卻也成為屁孩心中的一個結。一直到去年他參加《聲林之王2》時兩人被迫同台,屁孩也在現場和周湯豪致意,這舉動也不免讓人好奇難道不會很尷尬嗎?「這個道歉我絕對是真心道歉,但是我的心態不是說『我做錯了什麼事情』,所以我從頭到尾只說道歉而不是『對不起我做錯了什麼事』,這其實在我心裡面是個結,因為我自己也覺得畢竟我沒有親自跟他溝通這個、講過這件事我就這樣寫。」

接著屁孩也還原了當時向周湯豪致意的場景:「那個時候就是講到最後那種感覺很奇怪,在台上我就覺得我們也是看過對方但也不是說到很熟,但我就是這種東西要講不講好像很奇怪,我就說『不好意思我有件事情想講一下,我覺得我那時候真的有點衝動,我太屁了我太屁了就一個致意這樣子,其實只是這樣沒有到道歉什麼的,而且做了什麼事情對不起也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大家不要那麼嚴肅啦~」,因為節目讓兩人終於被迫必須面對面,屁孩也藉此解掉心中的大結。

蛻變成為更好的人

在《聲林之王2》中他也展現出很多不同面貌的自己,唱了饒舌也唱了情歌,打破了對他的很多刻板印象同時也讓大家更加認識他。在參賽後屁孩的知名度可以說是又更上一層樓,面對再次爆紅後心境上有沒有什麼轉變?屁孩也開心的表示:「我覺得節目很幫助我的是有讓大家看到屁孩的另外一面。心境其實是往好的發展,講直白一點就是更偏向主流了,所以會更覺得自己在做一個工作了,會開始把歌手當一個職業。以前可能是到夜店或是什麼場去唱一唱、玩一玩,但現在就是工作和經驗都比較多了,也會意外的發現自己會時時警惕自己要有那個職業態度、社會責任。」,在那之前屁孩認為自己其實是個很偷懶的人,但現在的他成為了貨真價實的工作狂。

圖片來源/台灣達人秀攝影,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屁孩的無厘頭和創意在《陷阱妹》這首歌裡展現的淋漓盡致,這首歌一推出後瞬間掀起一股風潮,這首歌的創作契機也很搞笑:「因為有一天半夜我在網路上看到那種梗圖,就是那種什麼陷阱妹、台北文青,然後看到陷阱妹的時候我就覺得『喔~這個題材很應該這時候寫出來』,因為我知道那時候嘻哈圈內就很常在用這個詞,路上也確實看到很多人是這樣,但是還沒有人大肆的在講這件事情,我就覺得好像可以寫、很好玩,那時候也常跑夜店就看到每個女生都這樣,就把它寫起來好了。」,屁孩在創作完畢後就覺得這首歌會紅,但飆破百萬的點閱卻是在他意料之外,他也很詫異又開心的表示:「當年的我真的想像不到百萬」。

更多專訪:誰說饒舌輸情歌!J.Sheon:「做這種音樂真的不簡單,但我們都在堅持」!

我希望大家可以放輕鬆一點

寫了這麼多首嘲諷意味的歌曲,難道屁孩都不會擔心得罪人嗎?「會啊(大笑)但是我覺得這真的就是一個沒辦法講的尺度拿捏,我自己現在處理這件事的方式是,我要寫這些東西都可以但是我要做很多研究其實,我不能不負責任亂寫,但是我可以嘲諷這種人,就不要對號入座就好啦」,他也以《陷阱妹》這首歌來舉例,假設自己本身並非歌詞中所敘述的陷阱妹,那就不用對號入座,「我只是在針對這件事情寫而已,大家放輕鬆一點,我只是在說那些特定的人。」,屁孩一如往常的用著輕鬆詼諧的口吻說道。

圖片來源/台灣達人秀攝影,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在網路盛行的時代下,人們可以不受限的在各個社群網站發表自己看法,但卻也衍伸出一種台灣特有的「酸民文化」,喜歡在網路上進行謾罵批評,但往往說的卻不一定是事實。在這樣的文化中我想公眾人物肯定是受到最多攻擊的一群人,屁孩也提到自己其實幾乎都會看每則留言,心情也會受到一些影響,雖然不會衝擊到目前的生活,但最讓他感到在乎的是當有人說他「大頭症」時,他會開始進行自我反思。

「比較會有影響的是說我有大頭症,我聽到的當下可能會覺得對方很屁,但我可能某次講話的時候就會覺得『我這樣是不是好像有點大頭症』,我就會去反芻他們的留言,有時候就會變得很怪,講話也會怕怕的」

87分不能再高了

從第一首歌《拿香過聖誕》一直到現在推出了首張專輯《屁文觀止》,中間屁孩參加了選秀、唱過無數場演出,被問到最希望在大家心中留下什麼形象時,他也誠懇的表示:「我希望大家繼續認識我,新說唱那是一段的我,假設你想繼續看下去就會認識聲林之王的我,後面出專輯了就會認識出專輯的我,總歸就是希望大家能持續認識我」。

圖片來源/台灣達人秀攝影,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讀到這裡是否還有人跟我一樣很好奇取名為屁孩,本人到底是有多屁呢?他也給自己打了一個屁孩分數:「87分,因為87分不能再高了」,甚至還給自己一個新封號——「嘻哈沈玉琳」。

更多專訪:這是最好也最壞的時代!BCW:「既然是個新的開始,我就把自己歸零」!

 

屁孩想對大家說

 

後記:

約到屁孩願意接受訪問時其實內心相當期待,一直都很好奇怎麼會有一個人願意扮女裝、東區街頭裸奔,而他的音樂也顛覆了我對於嘻哈歌曲的想法,才發現原來音樂可以這麼有趣、MV可以這麼有梗,而見到他本人當然也是沒有失望,在訪談之間很放鬆也充滿了屁孩式的幹話,「嘻哈沈玉琳」這個稱號再適合不過了,最重要的是2/14屁孩首場演唱會《屁孩感謝祭》大家趕快去支持一下。

Editor _ Ivy

Photograph _ Murs

Design _ Sirius

※本站內容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版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