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美館「地獄幽魂展」挨轟怪力亂神!鬼神除了恐懼之外,還剩下什麼?


南美館「地獄幽魂展」挨轟怪力亂神!鬼神除了恐懼之外,還剩下什麼?

台南美術館日前宣布將展出「亞洲的地獄與幽魂展」,展場內以傳統故事的鬼怪「實體化」成為展覽品,在尚未正式開展前,就遭到部分民眾與團體質疑宣揚怪力亂神、可能會嚇壞小孩,隨著展覽開放,關於地獄幽魂展的評價就未曾停下,輿論也正在發酵當中。

看更多:台南美術館「湘西趕屍」特展遭抵制!郭彥甫長文力挺:有集體記憶的共鳴是好事

探究鬼魂神祕不分國界

《 地獄變相》顏忠賢。圖/Facebook「臺南市美術館 Tainan Art Museum

台南美術館開辦「亞洲的地獄與幽魂」展覽,展場內充滿傳統亞洲故事的鬼神面貌,事實上這個展覽是與法國巴黎的凱布朗利博物館聯合舉辦,以各式樣的文學、電影、視覺藝術、表演藝術、手稿呈現亞洲文化下對地獄、鬼魂等恐怖事物的想像。

美術館內各種恐怖的鬼魂展覽品,有的展品或許看起來極其恐怖、真實,符合早期傳統鬼怪故事對於鬼神的勾勒,早在2018年4月地獄幽魂展就已經出現在法國巴黎的凱布朗利博物館中,當時策展人朱利安盧梭表示藉由這個展覽,除了將亞洲對於幽靈、地獄的想像呈現給人們,也進一步解釋了傳統鬼神故事中對於靈魂的輪迴方式,以及宗教力量的神祕之處。

「亞洲的地獄與幽魂展」促使過去深植在民眾腦海中的鬼神故事不再只剩下模糊的記憶,而是藉由相關文獻的研究與探討,讓亞洲各地對於「鬼魂」的印象被實體化,成為能引起人民共鳴的藝術,而這樣的展覽不分國界,亞洲的鬼魂故事成為外國人想要一探究竟的奧秘,促進各國間的文化交流。

「鬼神」勾勒出時下人共鳴

《 地獄變相》顏忠賢。圖/Facebook「臺南市美術館 Tainan Art Museum

早期亞洲國家如中國、泰國、日本對於鬼魂的想像層出不窮,中國傳統故事中鬼怪多半臉部猙獰、身體扭曲歪斜,富含神奇力量,成為一般人敬畏的存在;泰國的鬼神故事則富含佛教對於三世、因果的觀念,也間接闡述了輪迴、地獄酷刑場的想像,富含宗教色彩。

日本江戶時代至流行文化中,不少經典的鬼神故事中鮮明地描繪了妖怪的形象,傳說中的天狗面部鮮紅、背後長著雙翼,身穿傳統服飾並配戴武士刀,長期居住在罕無人跡的深林,河童身體則佈滿黏液,長期棲於水中,頭頂一片圓圓的碟子既是它的特徵也是缺點,還有其他像是雪女、貞子等各自都可作為日本妖怪的代表。

圖/Facebook「臺南市美術館 Tainan Art Museum

這些來自於中國、日本、泰國可怕的鬼神故事或許真實性難以考據,但卻藉由文獻、電影等資料逐步深植人心。當我們耳聞這些妖怪的名字,可能腦海中會立即浮現它們的面貌、型態和特徵,隨著時代演變,這些妖怪故事不再是純粹會使人感到恐懼的存在,而是成為時下人對於鬼神、妖魔的共同記憶。

地獄展的在地連結

《斷頭之河》梁廷毓。圖/Facebook「臺南市美術館 Tainan Art Museum

「亞洲的地獄與幽魂」展覽巡迴到台灣,不僅呈現出早期在中國、日本、泰國等地的鬼神,也加入不少台灣元素,並結合台南當地的宮廟文化、傳說,綜觀式地呈現出本土文化的風貌。

早期台灣對於「鬼神」一事也富含許多想像,除了受到亞洲佛道教文化影響,日治時期的文化交流使台灣對鬼魂的想像中滿日式色彩,「貞子」白衣長髮的女鬼形象也深植台灣人心中。隨著民間信仰和傳說故事交錯影響下,早期台灣原生鬼怪的樣貌逐漸成形,像是謠傳會吃小孩子手指的虎姑婆、藏匿於山林的「魔神仔」等。

《十殿地獄圖掛軸》國立臺灣歷史博物館典藏。圖/Facebook「臺南市美術館 Tainan Art Museum

比較特別的是,台灣的鬼怪除了想引發人們的恐懼,多半富含著「警世」的作用,身為人類面對這些惡鬼,應懷抱敬而遠之的精神。關於鬼怪的種種傳說層出不窮,鬼怪的故事伴隨而來的除了恐怖的想像,也切實呈現了過去人們的生活樣貌以及本土文化的價值。

殭屍喚醒「老電影」回憶

圖/Facebook「臺南市美術館 Tainan Art Museum

台南市立美術館展出的展示品之中,三隻殭屍直立在展場中央成為一大亮點,東方殭屍的習俗源自湖南,因為早期中國人強調「落葉歸根」的概念,為了讓死者回鄉安葬,趕屍人會用繩索或是竹竿串起這些遺體,並在它們的額頭貼上符咒,在夜間運送這些死者,由於運送過程中這些遺體都是直立於地面,看起來就像在「跳」一般,後來這個形象也引申到殭屍身上。

這個「湘西趕屍」的景象是參照過去一部老港片《暫時停止呼吸》,電影中的殭屍頭戴高帽、身穿傳統服飾,僵直的雙手平舉至胸口處,該電影詳細呈現了「東方殭屍」詭異、奇幻的形象,展覽也藉由這部電影刻劃出殭屍被實體化的模樣,讓民眾在觀賞眼前的殭屍景象時,腦海能回想起過去對殭屍的既定印象,成為「湘西趕屍」之所以爆紅的原因。

國內外的看法出現歧異

2018年當「亞洲的地獄與幽魂」展覽出現在法國巴黎凱布朗利博物館時,當地人能夠藉由近距離的切身觀察,學習到亞洲對於鬼魂、地獄與永恆輪迴的概念,富含亞洲與宗教色彩的故事令不少人感到驚奇,讓這些鬼魂故事變得更加神秘、誘人,一張張現場照片透過社群媒體廣為分享,並廣泛獲得好評。

不過時間到了2022年,展覽照片上三隻矗立在展場中央的殭屍卻令部分民眾、團體反彈,輿論認為展覽像是在宣揚怪力亂神,或認為小孩看了驚悚的鬼神面貌可能會被嚇到。同樣的展覽在不同國家展出時卻出現兩派差異,成為不少民眾探討、反思的議題。

部分民眾認為展覽的存在是傷風敗俗、影響社會風氣,或擔憂年齡過小的孩子看了展覽的內容可能會影響心智,進而要求展覽停辦,不過藝人兼藝術家的郭彥甫卻認為早期的鬼神形象對於世人而言不單純只有恐怖,鬼神的形象作為展覽內容,呈現出時下人「共同的集體記憶」,與民眾展生共鳴、連結。

鬼魂文化的虛與實

《地獄空》姚瑞中。圖/Facebook「臺南市美術館 Tainan Art Museum

「亞洲的地獄與幽魂」展覽在尚未推出時,就掀起部分民眾、團體的抗議,認為展出鬼魂除了有宣揚怪力亂神之虞,也可能影響孩童、青少年的心智發展,台南市立美術館面對「年齡限制」引發的兩派爭議,強調民眾請自行斟酌是否適合入場觀看,另外建議「12歲以下之孩童建議由成人陪同入場​」,以折衷的方式將「年齡限制與否」的選擇權交由民眾自行決定。

比起以往較注重表面美感的作品,「亞洲的地獄與幽魂」展覽其實富含人性化一面,展覽結合了過去的民間傳統故事,藉由對鬼神的描繪迸發出豐富的人文色彩,勾勒出人們對於鬼神的想像,更能引起共鳴。近幾年鬼神的題材經常以娛樂的形式頻繁出現在各種電影、電視、藝術作品中,鬼神在無形之間成為一種交錯在虛實之間的文化,人們在接觸這樣的文化時,除了懷抱害怕、敬畏之情,也能被鬼神背後傳遞的文化和故事深深吸引。

※本站內容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版權聲明]
網友留言
Facebook上的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