介紹-注入靈魂的女聲Halsey 你所不知「像她一樣的故事」


介紹-注入靈魂的女聲Halsey 你所不知「像她一樣的故事」

Am I not suppose to be here?

2020年10月Halsey替百威(Budweiser)代言,廣告中闡述了她出道到成名的經歷,回朔到2015年初在音樂圈闖蕩,到5年後站在舞台上,影片以她自問「I’ll sometimes look at other artists who seem larger than life and wonder, am I not suppose to be here?」開頭,描述闖蕩初期看見其他出色的藝人時對自我的期許,以及對舞台的企圖心。是什麼讓她四處流浪,又為什麼讓她能憑《Ghost》一曲成名?她在舞台上的耀眼,強烈地對比了曾經歷過的黑暗。

光明的另一面是黑暗 功成名就前的過去是掙扎

大部分的人都聽過Halsey和The Chainsmokers合唱的《Closer》,但卻少有人知道Halsey背後的故事,她其實是一名躁鬱症患者和女權主義者,在成名前她曾必須靠吸毒來逃避躁鬱症所帶來的感受,經歷過性侵和流產,戶頭更一度只有9塊美金。

圖源:Halsey

即便在處在山窮水盡的狀況下,她依然創作著,在舞台上用力唱著,宛如傾訴著生活著一切的不滿。面對經濟壓力她也未曾停下寫歌這件事,在高中畢業後Halsey入學羅德島設計學院,主修歌詞寫作,成年後為了學費,她到處表演籌錢,但在經濟壓力下,她最後選擇休學,至社區大學就讀,學習創意寫作。

圖源:Halsey

然而,不在社會規範下生存的 Halsey並沒有在社區大學待太久,而在她退學後,她的父母無法再接受她各種脫序的行為,於是與她斷絕關係,將她趕出家門。

Halsey在2016年登上滾石雜誌的封面,受訪時她提到當時她僅剩9塊美金,她把所有的錢買了四手Red Bull,熬夜了兩三天,她說因為那樣比她隨意睡在某處而被綁架或是綁架還要不危險。當時的Halsey只好和當時的男友一同住在一個地下室,有時候她也會住在紐約的遊民庇護所。

圖源:Halsey

當Halsey在四處流浪的年紀時,她曾考慮過要不要去當妓女,她在一次演講時說道:

"When I was living in New York, I was a teenager. My friends were picking out decorations for their dorms, and I was debating on whether or not I should let a stranger inside of me so I could pay for my next meal,"
當我住在紐約時,我還是一名青少年。我的朋友們正為他們的宿舍買著裝飾品,而我卻在爭辯著我是否該讓陌生人插入我,好讓我的下一餐有著落。
"It wasn't because I did something bad. It wasn't because something was wrong with me, and it wasn't because my parents didn't love me — because they did very much. But a series of unfortunate circumstances led me to be in that position, and it can happen to absolutely anyone."
這不是因為我做了什麼不好的事,這不是因為我出事了,也不是因為我的父母不愛我,相反地,他們非常地愛我。但是一系列悲慘的狀況讓我處在那種困境下,而這絕對有可能發生在任何人身上。

Halsey認為她的過去是她自己造就的,她不責怪任何人,就如同她今天的成功一樣。

黑夜會過去 黎明會到來

這一切就在Halsey遇上Jeremy Vuernick有了轉變,Jeremy Vuernick是當時國會音樂集團(Capitol Music Group)的執行長,現在為A&R部門的執行副總。她在派對上遇上Jeremy,而他很喜歡她放在Soundcloud的音樂,他邀請她一同寫歌,最後創作出Halsey 的成名曲《Ghost》。

Halsey第一次見到Jeremy時,她留著狂野的髮型,當時她的口袋放著一張Demo,提著一個灰色的行李袋,當對方問她裡頭有什麼時,她回道:「這是我的房子。」

圖源:Halsey

2015年,隨著《Ghost》爆紅,Halsey初嚐走紅的滋味。2016年,她與The Chainsmokers合作的《Closer》成功佔據各大音樂排行榜,並在Billboard穩坐好幾個禮拜的冠軍。她在2017年推出第二張專輯《Hopeless Fountain Kingdom》,這也成為她第一張攻佔Billboard兩百大專輯榜的專輯,而《Bad at Love》成為她第一首進入Billboard百大熱門單曲前五名的單曲。

之後,她踏上了巡迴演唱會之旅。並在2019年與南韓天團BTS合作,推出《Boy With Luv》,讓她在亞洲的知名度更上一層樓。至今她已推出8張專輯,已不是當年四處流浪的落魄音樂人。四處流浪的街友和擁有千萬歌迷的歌手之間的距離有多遠?Halsey用她的故事告訴你「我們在沒人注意到的時候就已經很特別了。」

圖源:Halsey

音樂的風格源於身後的故事

Halsey常常以「tri-bi」(三雙)自稱,因為她是biracial(混血兒)、bisexual(雙性戀)和bipolar(躁鬱症患者)。她的父親為非裔美國人,母親為義大利、愛爾蘭和匈牙利混血的白人。她母親在大學時期懷了她,因而休學開始工作,從小Halsey就因為父母工作的緣故時常搬家和轉學。

圖源:Halsey

在高中時期,Halsey遭受到許多霸凌和排擠,17歲時她嘗試自殺失敗,住院後透過精神科鑑定發現了她的躁鬱症狀和她母親的躁鬱症病史。之後,Halsey時常利用毒品來獲得短暫的歡愉,而躁鬱症也讓Halsey變得更能同理他人的情緒和感受。

17歲的Halsey時常翹家,她常跑到當時交往的男人家中與他同住。而那個男人的家就坐落在紐約市的Halsey街,那裡是Halsey創作的開始,也成了她現在的藝名。除此之外,Halsey也是她本名Ashley字母調換後的拼寫之一。

圖源: 維基百科

Halsey是雙性戀者,不時參與同志活動,也替LBGT團體發聲,她非常關注女權、同志及人權議題。Halsey透過音樂來傳達她的信念,從她的作品中就可窺知她身上的特質。

《Ghost》一曲共有2支MV,在其中一支MV,她親自出演女女戀的故事。


2016 年,美國一間同志酒吧Pulse遭受史上最嚴重的攻擊事件,共 49 人因兇手的無差別掃射過世。為此,當時一群藝人們合作推出了一曲《Hands》,Halsey也參與其中。歌曲內容提起世人對同志族群的不友善,以及對槍枝暴力的漠視,希望能藉此聲援同志族群。

2019年Halsey推出的《Nightmare》在闡述著她的過往,以及提倡女性的自主權。她透過歌曲向外界表達自己是個怎樣的人,而她接受這樣的自己,即便有人視她為「惡夢」她也不在乎。

Halsey的作品主題圍繞在同性、女權和感情上,而她的感情一直是她創作的養分。2015年她和1975樂團成員Matty Healy交往,許多人都認為《Colors》一曲是為他而寫的,而EP名《Room 93》是他們倆人在飯店共度一晚的房號。

2015至2016年間,Halsey和挪威製作人在一起,她透漏《Hopeless Fountain Kingdom》這張專輯的靈感是來自於這段關係。

之後,Halsey又經歷兩段關係。在2017年Halsey和G Eazy合作《Him & I》一曲,之後G Eazy和原本的女朋友分手,不久後兩人便在一起,直到2018年分手,在同年10月她出了一首歌名叫《Without me》,歌詞控訴著自己多愛對方並為他付出許多,對方卻利用完她便拋棄,許多人都猜測這首歌是她寫給G Eazy的。

2018年底Halsey被拍到和英國創作歌手Yungblud在約會,兩人還合作了一曲《11 Minutes' together》,但兩人的關係僅維持到2019年的夏天。

2021年2月,Halsey在Instagram上發出孕肚照,而孩子的爸是傳了已久的緋聞男友Alev Aydin。Halsey在此之前工經歷過3次流產,一次是在演唱會開唱之前發現下體有出血症狀,但她仍包著尿布上臺演出,最後不幸小產。2016年被診斷出子宮內膜異位症,原因是工作過勞。渴望成為母親的Halsey終於在26歲順利懷孕,也獲得許多粉絲的祝福。

圖源:Halsey

將過去的傷痛化為力量

Halsey支持女權的行動不只反映在音樂上,2018年1月20日,也是川普就任滿一年的時刻,女權團體Women's March走上街頭,呼籲社會重視權力結構以及社會縱容所造就的性侵案件和性騷擾事件,Halsey也參與其中,在反川普的演講上道出過去的經驗,她發表了演說「A Story Like Me」。

她將友人及自身的經歷以詩韻的方式道出,希望社會能夠更重視女性的權益,不要再縱容性犯罪,也鼓勵大眾和受害人能勇敢向性騷擾和性暴力說不。

圖源:Halsey

以下截自演講片段

He’s got a case of Matchbox cars and he says that he’ll teach me to play the guitar if I just keep quiet.
And the stairwell beside Apartment 1245 will haunt me in my sleep for as long as I am alive.
And I was too young to know why it aches in my thighs, but I must lie, I must lie.

他有一箱火柴盒小汽車,而他說只要我保持安靜他就會教我彈吉他。
之後,1245 號公寓旁的樓梯間的畫面一直出現在夢中糾纏我,只要我還活著這種狀況就會一持續下去。
而我太年輕了以至於不明白為何我的胯下會如此疼痛,但我必須說謊,我必須說謊。

2012, and I was dating a guy and I slept in his bed and I just learned how to drive.
And he’s older than me and he drinks whiskey neat and he’s paying for everything.
This adult thing is not cheap.
We’ve been fighting a lot, almost 10 times a week.
And he wants to have sex, and I just want to sleep.
But he says I can’t say no to him.
This much I owe to him.
He buys my dinner, so I have to blow him.
He’s taken to forcing me down on my knees.
And I’m confused ’cause he’s hurting me while he says please.
And he’s only a man, and these things he just needs.
He’s my boyfriend, so why am I filled with unease?

2012 年,我跟一個男人約會,睡在他的床上,那時我才剛學會開車。
他比我大,他喝威士忌,而他會為所有的一切買單。
而這成人的東西並不便宜。
我們時常爭吵,一周將近十次。
他想要做愛,而我只想睡覺。
但他說我不能對他說不。
因為那是我欠他的。
因為他付了我的晚餐,所以我必須幫他吹。
他強迫我跪在地上。
而我很困惑,因為他在傷害我的同時說著請、拜託。
他說他僅是個男人,而他要的只是男人都需要的東西
他是我的男朋友,所以為什麼我感到不安呢?

It’s 2017 and I lived like a queen.
And I’ve followed damn near every one of my dreams.
I’m invincible and I’m so fucking naive.
I believe I’m protected ’cause I live on a screen.
Nobody would dare act that way around me.
I’ve earned my protection, eternally clean.
Until a man that I trust gets his hands in my pants.
But I do want none of that, I just wanted to dance.
And I wake up the next morning like I’m in a trance and there’s blood.
Is that my blood?

到了2017 年,我活得像一個女王。
而我已經離我的每一個夢想越來越近。
我以為我是無敵的,而我他媽的太天真了。
我以為我是受到保護的,因為我是個公眾人物。
沒有人敢再那樣對待我。
我以為我已爭取到了屬於我的保護,
直到我信任的一個人將手伸進我的褲子裡。
但我一點都不想要這些,我只想要跳舞。
第二天早上醒來,我感覺恍惚,而且旁邊還有血跡。
那是我的血嗎?

 

更多達人秀新聞
※本站內容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版權聲明]
網友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