韓劇《小女子》1-12分集劇情:三姊妹陷入金錢風暴!幽靈蘭花暗藏殺機


韓劇《小女子》1-12分集劇情:三姊妹陷入金錢風暴!幽靈蘭花暗藏殺機

韓劇《小女子》由金高銀、南志鉉、朴持厚、魏嘏雋等人領銜主演,講述貧窮的三姊妹長女「吳仁珠」在生活瀕臨絕境之時,意外收到來自已故同事陳花英留下的20億韓元,從此捲入財閥間的金錢鬥爭之中,除了懸疑緊張的劇情,神秘的「藍色蘭花」更暗藏殺機,究竟在這場危機之中,結局吳家三姊妹是否能夠安然度過?

看更多:韓劇《小女子》7演員介紹:金高銀深陷金錢糾葛!宋仲基「特別出演」引話題

第1集

圖/tvN

在一個夜晚,吳家的兩個女兒仁珠、仁京拿出準備已久的蛋糕,想要為她們的妹妹吳仁惠慶祝生日,兩位姊姊多年來辛苦工作,為的就是要賺錢讓仁惠可以和其他同學一樣去畢業旅行,不過她們的母親看到這筆錢卻動了歪腦筋,私自在深夜將這筆錢收入囊中便搭飛機前往菲律賓。

仁珠、仁京為了讓妹妹仁惠能去畢業旅行,約定好要各自找方法重新籌出一筆錢,仁珠首先想到的是要預支工作薪水,不過卻遭到主管白眼,而仁惠在無計可施的情況下,選擇求助自己的姑婆。仁珠在公司總是不受到歡迎,不過她卻和一位名叫陳花英的同事,兩人同樣是公司的邊緣人,總是有福同享、有難同當,此時的仁珠無意間看見了花英姐腳踝的蘭花刺青。

仁京身為一名新聞記者,每每在播報一些家人分離、兒童受虐的新聞時總會不自覺因為同情受害者而落淚,這點成為她的一大缺點。花英這天帶著仁珠前往高級餐廳,想讓她體驗看看有錢人的生活,不僅將腳上非常名貴的黑色高跟鞋跟她互換,還問她如果有錢的話,會怎麼樣過生活?仁珠雖然覺得花英姐有些奇怪,卻和她說了非常多內心話。

仁珠曾答應花英姐要在她出門遠行時到家裡替她餵魚,怎料卻看見花英姐的屍體懸吊在衣櫥,腳上還穿著鮮豔的紅色高跟鞋。這樁命案令公司出現許多嘈雜的聲音,仁珠決定鼓起勇氣揭露主管對待花英的惡行,同時將主管挪用公款、外遇的行徑全部公開,正當仁珠打算辭職之際,財務理事申賢民卻找上她,並告訴她花英姐的秘密。

仁珠得知花英姐拿走了公司的秘密資金,且總額高達700億元,正當一切情況變得撲朔迷離之時,仁珠接到來自花英姐常去的瑜珈中心的來電,仁珠頂替了花英姐的會員身分,卻在花英姐的私人置物櫃中發現她留下的20億韓元以及遺書,花英姐除了親筆感謝她一路的陪伴,更將這筆錢當成給她的「禮物」。

第2集

圖/tvN

仁珠得知仁京因為酒癮而被公司停職一個月,為了不讓妹妹走上父親的路,仁珠決心要幫助她戒掉嗜酒的習慣。仁珠在獲得一筆錢後,還不敢將這個祕密告訴妹妹們,她從來沒有擁有過這麼多錢,有了這筆錢讓她的心情有了很大轉變,想到將來再也不用煩惱缺錢的問題,她開始瘋狂買著過去她不敢買太多的巧克力冰棒。

拿著花英姐遺留的鉅款,仁珠開始疑惑她的死亡並不單純,她決定與申理事談條件並調查這場命案的疑點,仁珠回想起花英姐生前曾和她說過的話,意外發現花英姐的另一個社交帳號,在那個帳號的花英姐看起來就是徹頭徹尾的有錢人,仁珠在調查線索的過程中撞見申理事,申理事對於仁珠相當感興趣,不過正當申理事挑逗仁珠之際,他看見了一旁的藍色蘭花,頓時神色慌張。

仁珠在詢問到黑色高跟鞋的下落之後,推測花英姐的死亡正與申理事有關,在崔道日的幫助下,仁珠得知這筆秘密資金是申理事與花英姐共同調度而來,花英姐表面上和申理事維持交往的關係,私下卻收集不少申理事的犯罪證據,仁珠藉由以上的線索,認為申理事或許就是殺害花英姐的兇手。

吳仁珠打算向申理事追究花英姐死亡的真相,就在申理事準備接受調查前,他和吳仁珠說自己會因為涉嫌挪用公款坐5年的牢,不過他手中握有秘密資金的帳本,如果時機成熟他會揭發一切。申理事話說完準備開車離去,結果此時他的車疑似被動了手腳,最終申理事的車從停車場高處直直向下墜落,正當他對自己的死亡感到恐懼之時,申理事發現了車子角落的藍色蘭花。

第3集

圖/tvN

仁珠目睹了申理事的死亡,慌張之下她看見了遺落在旁的藍色蘭花,仁珠從崔道日的口中推測對方早已預知到申理事的死,此時崔道日將一段監控畫面提供給仁珠看,原來花英姐在準備前往歐洲行之前,曾提款20億現金的事,握有這筆錢的仁珠成為持有秘密資金的頭號嫌犯,為了不讓人找到這筆錢的下落,仁珠決定行事低調些。

仁珠回想起花英姐曾告訴她,等蘭花盛開之時,要將花帶去探望在精神療養院的尚宇,由於尚宇過去在公司也是邊緣人,仁珠很放心將自己的處境告訴他,尚宇告訴仁珠要將20億元當成自己的錢,在一切曝光前將錢變成「搶也搶不走的東西」,並將私藏的秘密帳本交給仁珠,作為她的護身符。

道日發現吳仁珠與尚宇私下見面的事,手中握有秘密資金帳本的仁珠提議要和崔道日合作,來守住手中這筆秘密資金,兩人從此成為合夥關係。仁京偶然發現朴載相的女兒朴孝璘參加比賽的畫是出自吳仁惠之手,急忙和自己的妹妹詢問事情的原委,吳仁惠知道自己的行為不對,但她卻依舊做出錯誤的抉擇,是因為她希望能透過自己的努力來獲得自己想要的東西。

仁京發現仁珠藏匿在家中的錢,此時仁珠坦承了一切,並提起了一段悲傷的過去,原來在仁惠出生之前,家裡還有一個排行老三的妹妹,當時家中欠錢到處跑路,妹妹病發昏厥,最終因為沒能送醫而死亡,為了不要讓這樣的遺憾再度發生,儘管手中這筆錢的來源不正當,她仍希望能夠藉有這筆錢帶給家人更的生活。

第4集

圖/tvN

仁珠決定將手中的錢交給姑婆,囑託姑婆買一套品質好的公寓讓她們三姊妹可以過無憂無慮的生活,不過仁京卻反對姊姊的做法,還封鎖了仁珠的電話。仁京在調查朴載相的過程中意識到神祕蘭花的存在,在研究之下得知這種蘭花是十分珍稀的品種,第一次接觸這種蘭花的人,會出現心情愉悅、眩暈、產生幻覺的症狀,仁京因此推測朴載相是藉由這種花穩定岳父元基善的心緒。

仁惠在聞到藍色蘭花的香氣之後昏厥倒地,到醫院才查出她患有遺傳性心臟病,而這個病和她素未謀面的姊姊相同,為了不要讓仁惠也和死去的妹妹一樣因病離開人世,仁珠決定拿出20億讓仁惠動手術,但是緊接著她藏匿的這筆錢卻被高室長查到並收回。仁惠卻不想接受姊姊的幫助,反倒接受朴載相一家的金援,還配合錄製紀錄片,為朴載相的選舉鋪路。

就在朴載相要替仁惠支付手術費用時,吳家三姊妹的姑婆突然出現,並霸氣地付清了仁惠的手術費用,姑婆似乎和朴載相的父親是熟識關係,強大的氣場瞬間讓朴載相退縮。仁珠在夜晚與道日見面,得知了一個震撼的消息,原來花英姐過去利用仁珠的名義在海外過著奢侈豪華的生活,還用她的名字買了豪宅、車子,並用她的名義將700億分散到各家銀行中。

第5集

圖/tvN

在崔道日的計畫下,吳仁珠決定接受朴載相的妻子「元尚雅」的請求到她家工作,吳仁珠發現元尚雅外表看起來賢淑溫和,私下卻有任性一面,元尚雅這天打算前往新加坡慶賀朋友的百貨公司落成,原本以為只是一件小事,怎料朴載相知道後卻暴怒不已,還當著女兒的面拿起高爾夫球桿打碎電視螢幕。

看見朴載相瘋狂的行徑,吳仁珠認為元尚雅表面上要維持這段婚姻,實際上她只是在演一個生活幸福的妻子,偶爾還要裝笨,讓外界認為她的生活無憂無慮,兩人的婚姻生活只是表面,正當她認為元尚雅過得很艱辛時,崔道日卻告訴她不要過度信任元尚雅這個人。

吳仁京將一切調查線索交給長官,正當長官打算釐清所有事情的真相時,卻得知了吳仁京被解雇的消息,吳仁京原先以為是姑婆為了讓她到自己手下工作而行的陰謀,卻發現一切沒有表面那麼簡單。吳仁珠發現朴孝璘的一幅畫疑似描繪花英姐的死亡,她不停想追問孝璘是否目睹了花英姐的死亡,但卻甚麼都問不出來。仁珠在看見一段行車紀錄器影片時,發現花英姐死亡那天朴載相曾前往她家。

第6集

圖/tvN

朴孝璘回想起那天發生的事情,當時她的父母吵了一架,朴載相開著爺爺的車離開家裡,當時朴孝璘壓力非常大一度割腕自殘,而她之所以會畫出那幅畫,是因為腦中不斷浮現花英姐死亡的情景,而這一切都是蘭花產生的幻覺所致,仁珠雖然表面上說不會將行車紀錄器的影片當作花英姐命案的線索,不過她還是打算暗自調查一切。

仁京拋下一切不惜槓上朴載相,她的發言令外界猜測朴載相並非貧窮出身,仁京同時拿出紙本證據,證明朴載相繼承了80億不動產的消息,同時將自己被解雇的事情公諸於世。朴載相為了知道仁京的姑婆「吳慧錫」的秘密,暗中打壓對方,最終從吳慧錫口中得知一段關於他父親的過去。

朴載相在記者會上坦承自己繼承父親的200億元房地產一事,但是他巧妙地扭轉大眾輿論,並讓吳仁惠從此對仁京失去信任。仁京雖然失魂落魄,不過她在過程中發現姑婆「吳慧錫」和朴載相的父親朴逸復一樣透過炒房賺錢,害得不少家庭從此家破人亡,吳慧錫則大方承認自己過去的不當行為,同時以此要脅吳仁京,希望她就此停手,不過仁京卻沒有打算要停止調查。

元尚雅對仁珠開始產生信任感,並吩咐她替她到新加坡進行洗錢交易,元尚雅將一切都告訴她,並強調如果事成,會讓她的名字加入「情蘭會」,在這個協會中,人們可以透過蘭花交易賺取中間的錢。仁珠從元尚雅那裏獲得一株名為「藍色幽靈」的蘭花時,聞到蘭花的氣味時,仁珠決定要鼓起勇氣擊垮暗黑的財閥內幕,並揭開朴載相的假面具。當天夜晚,仁京目睹姑婆滿身是血地倒在地上,而此時仁珠正在場。

第7集

圖/tvN

仁京打開房門,發現姑婆倒在血泊中,吳仁珠此時從蘭花引發的幻覺清醒過來,也才發現姑婆死亡的事實,吳仁珠覺得姑婆會死是因為自己的緣故,此時她也不再信任元尚雅。姑婆死後,親戚好友包括仁京正商討如何分配遺產,但是姑婆留下的債務比財產還要多,儘管如此吳仁京仍繼承了姑婆的所有遺產、遺物,並暗自希望能夠查清姑婆死亡的真相。

仁京調查過程中,突然一名男子自首殺了姑婆的事,而這名男子經常待在姑婆身旁,男子表示自己是因為聽信姑婆的話投資房地產卻賠錢,為了報復才一直潛伏在姑婆身旁,從男子手中的蘭花,仁京察覺其中的不對勁,仔細推敲下找出了姑婆房子內的密室,密室裡的蘭花讓吳仁京覺得姑婆的命案相當可疑。

在外看似恩愛的朴氏夫妻,其實他們在家經常起爭執,元尚雅認為老公是為了更高的地位才會選擇和自己結婚,而朴載相則信誓旦旦地告訴尚雅,自己是為了成為配得上她的男人,才會競選首爾市長,載相希望尚雅能夠體諒自己,為此便以養病為名義將對方軟禁,而元尚雅在房間偷偷傳遞消息,希望仁珠能代替她到新加坡一趟。

仁珠經歷了一番調查過程,間接得知朴載相的父親殺人的事實,為了讓對方的勢力垮台,吳仁珠計畫要將秘密帳本的資料全數公開,不過崔道日認為這個做法會危害到仁珠的人身安全。朴載相給了崔道日一個命令,要求他暗中了斷吳仁珠的性命,而這天正好是仁珠的生日,崔道日出現在餐廳中,拿了一則國際蘭展的報導照片給仁珠,照片裡的女人背影和花英姐相似,腳上還有蘭花刺青,為了尋覓花英姐是否還活著的真相,仁珠決定與道日一同前往新加坡。

第8集

圖/tvN

吳仁珠來到新加坡,才知道花英姐過去幫她創造的人設相當完整,在這裡仁珠是國際蘭展的貴賓,甚至已經連續三年購得珍稀蘭花,被視為是VIP客人,盡享一些豪華的待遇。在仁京的努力下,崔道日的父親崔熙材逐漸信任她,崔熙材深夜來找仁京並告訴她,其實仁京的姑婆並非情蘭會成員,只是一直照顧情蘭會卻未被接納,崔熙材同時暗示仁京之後將會發生一件大事,這句話留下懸念,也令仁京感到不安。

吳仁珠、崔道日藉由花英姐的社群照片來到一間餐廳,店員一眼就認出仁珠,還說仁珠幾天前才來過這裡,這點讓仁珠推測花英姐可能已經做了整形手術,把臉打造地和自己一樣。到了拍賣當天,仁珠競拍下一株色彩斑斕的蘭花,在和其他貴婦聊天時,仁珠偶然得知廁所有位身穿黃裙子的女性,且和仁珠長得非常像,仁珠立刻認為對方可能就是花英姐,想要追上去卻被崔道日攔下。

在崔道日的協助下,兩人接下來需要在幾個小時內取走帳戶裡所有現金,並趕在天黑前離開新加坡,過程中仁珠收到一張來路不明的紙條,紙條上告訴仁珠,一旦取到錢就要趕快逃跑,過程中也會有人幫忙接應她,仁珠很快就認為紙條是花英姐所寫,並打算趁著空檔從崔道日身邊逃走。仁珠在逃跑的過程中遇到車禍,不過她仍拖著疲憊的身軀,來到了一處住宅,仁珠原本正滿心期待能夠遇到花英姐,結果此時出現的卻是身穿黃色洋裝的元尚雅。

尚雅告訴仁珠,其實她來到新加坡後,所遇到的一切人事物都是她特別安插的演員,看著仁珠堅信花英姐沒死的模樣,令她覺得非常有趣。仁珠在尚雅的設局下喝了蘭花原液所泡的茶,尚雅原打算要就此殺了仁珠,怎料此時仁珠卻拿出手中那把槍對著她。

第9集

圖/tvN

原來仁珠早已經有了打算,她手中的皮箱裡放的不是錢,只是密密麻麻的磚塊,就在尚雅派人架住仁珠時,崔道日出現並打開手機,此時載相的聲音從電話傳來,載相告誡尚雅在選舉期間毒藥惹事生非,同時在載相身旁的仁京表示會用秘密帳本換取仁珠的性命,這才讓仁珠得以逃過死劫。

學校的學生發現吳仁惠已經缺席好幾天,元尚雅此時發現仁惠在保險櫃的存摺都消失了,元尚雅並未放過仁惠,反而動用人員將仁惠關進一間神祕的密室。仁惠在密室發現了許多線索,並發現元尚雅的相冊中一直被挖掉的神秘人物,就是元尚雅的親生母親,且尚雅的母親也曾經住進密室中。

仁京到精神病院找到了元尚雅的哥哥元尚宇,並得知了更多政治黑幕,此時高室長派人前來,卻中了仁珠、鍾浩的圈套,讓仁京、尚宇得以順利逃跑。得知尚宇從精神病院逃出的消息,令載相非常憤怒,不過此時他卻接到尚宇的來電,兩人約在一個無人知曉的神祕地點,尚宇向載相表示自己不會加入仁京的陣營,只是想要拿錢遠走高飛,不過當載相一不注意時,尚宇卻拿起槍抵在他的後腦勺。

第10集

圖/tvN

載相和尚宇展開對峙,載相明顯佔了上風,他暴怒之時拿起一旁的石頭,將尚宇活活砸死,殺害尚宇之後,載相回到家變成了一個脆弱的男人,他靠在元尚雅的腿上希望對方能夠體諒自己,元尚雅也並未怪罪載相,順利安撫載相之後尚雅來到密室,原先打算就此殺了仁惠,不過在聽完仁惠的話時,尚雅卻和仁惠說了許多內心話,她不懂為何母親當年被關在密室時不向父親求饒,更不懂為何哥哥寧願死也不認輸,尚雅將一張兒時照片拿給仁惠,希望仁惠能替她畫出照片中的情景。

孝璘、仁珠仔細尋覓下,找到了密室中的仁惠,孝璘表示雖然能理解母親,但是她期望能夠開始擁有自己的人生,於是她決定在深夜與仁惠一同前往日本。仁京在節目上公開載相父親殺人的事實和種種證據,不過這齣舊案卻沒有真正影響到載相的支持率,反而在載相的反擊之下,仁京和崔熙材成為眾矢之的。

在一場公開演講活動中,載相在台上獲得不少青睞,不過此時他背後的螢幕卻出現一段驚悚的影片,原來尚宇早知道自己會被載相殺害,當時他在衣服上放了針孔攝影機,正好錄下朴載相殺人的第一視角,畫面一出引發大眾譁然,朴載相德支持度雖然下降了一些,不過還是位居第一。仁京在接受電視專訪時,卻意外得知了載相跳樓身亡的消息。

第11集

圖/tvN

雖然載相的支持度仍位居第一,不過他之所以選擇自殺,是元尚雅的決定,尚雅認為載相辦事不力,危害到家族的聲譽,希望他自我了斷,而載相也明白並服從尚雅的命令,吃完水果之後就拿著蘭花走上高樓並從天台一躍而下。失去丈夫的尚雅,決定要好好玩弄仁珠、仁京,仁珠因為殺害載相的嫌疑而遭到警方帶走,此時尚雅操控媒體,把仁珠塑造成為了錢殺害朋友的罪犯,讓仁珠的案子獲得大量輿論與關注。

到了庭審那天,崔道日以檢方證人的身分出席,他前面先是指控仁珠,後面一連串證詞卻揭露元尚雅的惡行,使得案件有了反轉,不過崔道日的證詞同時也將自己的處境變得更為難,還因為涉嫌經濟犯罪而遭警方逮捕。元靈學院的校長在仁京的勸說下,決定出面揭開元尚雅的真面目,此時輿論有了很大的變化。

仁珠在庭審上訴說自己的心境,她承認在一開始獲得20億時,她的確動了邪念,但她萬萬沒想到的是這筆錢背後帶來的危害,她體悟到比起金錢,自己的人生更為重要,同時希望法官能因為她的一時迷惘處罰她,不過就在仁珠敞開心房的時候,法院的門一開,原先被認定死亡的陳花英突然出現。

第12集

圖/tvN

陳花英的出現令眾人都相當傻眼,陳花英以證人的身分出席,並表示一切都是自己與元尚雅密謀而成,吳仁珠只是無端被牽扯進來的人,陳花英一直以來都知道自己被元尚雅利用,她暗中明白自己未來可能難逃死劫,所以做了不少打算,在陳花英的出面下,吳仁珠最終被宣判無罪,不過因為她仍有動用一開始取得的20億元,所以遭判處有期徒刑1年6個月,並緩刑2年。

雖然得知花英姐沒死的消息,令吳仁珠鬆一口氣,不過她卻無法諒解對方的種種行為,花英姐解釋在母親離開之後,她一直都很負面,不過仁珠的出現給予她很大的勇氣,會把錢留給仁珠,是因為花英姐也不確信自己能否保住性命,且她是真心希望仁珠能夠獲得幸福,仁珠最終諒解花英姐的行為,兩人和好如初,此時仁珠接到崔道日的電話,才知道道日被逮捕沒多久就被釋放了。

元尚雅不滿陳花英欺瞞她的行為,決定暗中派人綁架花英,同時她也打電話威脅仁珠,三人在蘭室互相對峙,吳仁珠鼓起勇氣拿起崔熙材先前贈與她的手榴彈,想藉此威脅尚雅,怎知尚雅卻完全不害怕,還表示她已經事先在溫室的灑水器加入一公噸的高濃度鹽酸,假使她按下灑水器開關,被捆綁住的花英姐會率先被鹽酸侵蝕而死。

吳仁珠看穿元尚雅的心思,揭穿她的真面目,原來尚雅之所以性格如此扭曲是因為她曾在兒時誤殺了母親,從使尚雅不再信任任何人,負面心態致使她一次又一次的殺人,就連自己的父親都不放過。尚雅不願被揭穿一切,氣得按下灑水器的開關,吳仁珠在危急下炸開溫室的鐵蓋並帶著花英姐逃跑,而元尚雅則在混亂中失足掉進了鹽酸池中。

隨著元尚雅的死亡,這場混亂的局面也到了尾聲,花英姐被判了12年有期徒刑,不過她與仁珠的友情仍維繫著彼此,仁珠則收到一則稅務局的文件,得知自己名下多了一套公寓,是姑婆贈與給她的房子,為了守住這間公寓人珠決定比以前更努力,仁京在婉拒一個挖角機會之後決定對鍾浩坦承自己的感情,兩人打算一同前往美國展開新生活,遠在日本的仁惠則在崔道日的協助下,分別將300億元給予仁珠、100億元給予仁惠,以此作為回報。

※本站內容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版權聲明]
網友留言
Facebook上的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