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非常律師禹英禑》1-16分集劇情:自閉症律師治癒成長史!母女相認太催淚


Netflix《非常律師禹英禑》1-16分集劇情:自閉症律師治癒成長史!母女相認太催淚

Netflix《非常律師禹英禑》由朴恩斌、姜泰伍、姜其永等人領銜主演,開播至今成為近期爆紅的「療癒系韓劇」,劇情以身患自閉症的禹英禑成為律師後,藉由一樁樁案件逐漸成長的故事,隨著禹英禑的媽媽身分揭曉,觸動了不少觀眾的內心,也更好奇結局究竟會如何發展。

看更多:《非常律師禹英禑》劇情7大彩蛋:禹英禑真人原型是她?名片「電話尾數」藏洋蔥 

第1集:非常律師禹英禑

圖/[email protected]netflixkr​​​​​​

禹英禑從小比別人晚學會說話,對於周遭事物意外冷漠,也鮮少表達自己的情感,她的父親禹光顥帶著女兒去醫院診斷才知道,禹英禑會這樣是因為她是自閉症患者,儘管對其他事情都不感興趣,但禹英禑對於法條卻有極高程度的熱愛,看見父親和房東伯伯吵架後,禹英禑立刻背誦出了傷害罪的法條。

長大後的英禑被汪洋法律事務所正式任用,不過上班第一天她就遇到大麻煩——她不知道怎麼走進公司的旋轉門!所幸在路過的男同事李濬浩的幫助下才走進旋轉門內。在李濬浩幫忙下,禹英禑順利抵達辦公室並到了主管鄭明錫面前,不過鄭明錫在得知英禑有自閉症之後,開始懷疑她是否能勝任這份工作,為了親眼鑑定禹英禑的實力,他很快地就派了第一個案件給她。

英禑的第一個案件是崔英蘭的案件,崔英蘭曾是英禑家的房東,她被指控用熨斗砸傷丈夫朴奎植而遭到起訴,為了更清楚案件的脈絡,英禑到了醫院探望朴奎植,沒想到對方看見英禑就想起不愉快的過去,激動地對她大吼大叫,朴奎植過激的舉動也嚇得英禑趕緊將耳朵摀上。

英禑決定利用朴奎植脾氣暴躁這一點,讓陪審團見證崔英蘭在婚姻中的難處,怎料朴奎植因為動了怒氣,在回去醫院的半路上就停止心跳宣告死亡,這件事讓禹英禑倍感自責,不過崔英蘭卻沒有怪罪她的意思。朴奎植生前曾說過自己有劇烈頭痛,而這個是腦出血的經典症狀,主張朴奎植是因為腦出血而暈倒,非崔英蘭所害,最終讓她洗刷了「殺夫」的罪名。

第2集:滑落的婚紗

圖/ENA

一場盛大的婚禮上,新娘金花英在行走在紅毯的路上,突然婚紗滑落,露出了背後的觀世音刺青,這個大差錯讓這場西式盛宴成為大笑話。金花英的父親金正久為此盛怒不已,希望將案子委託汪洋律師事務所,並要求汪洋替他求償到高達10億的費用,因為金正久是大客戶,還承諾官司若成功以後會成為汪洋的忠實客戶,基於利益考量韓代表決定接下案子。

一群律師在了解事件原委後,都認為這個案子不太可能求償到10億元的精神賠償金,不過他們決定盡力一試,為了探聽到更多消息,李濬浩和禹英禑假冒新婚夫妻的身分前往婚紗公司,而當李濬浩看見禹英禑穿上白紗的美麗模樣,他當場傻在原地遲遲不說話。

汪洋決定以新娘的創傷後壓力症候群為由,爭取高額的賠償金,不過這個理由仍不足以求償到10億元的金額。婚紗公司員工姜智慧決定到場作證,珠熙承認了當天的婚紗並非金花英原先訂製的禮服,更承認金花英婚禮當天的禮服比原先的尺寸還來得大許多,而被告方則找出金花英曾不想結婚的偏激言論。

由於男方家長洪宙明曾約定若完婚,將會贈與女方價值高達332億元的土地,禹英禑針對這樁土地贈與契約,將求償金額提高到332億元。在法庭上,金花英決定維護自己的意見,她勇敢舉起手告訴法官要撤回起訴,事後還和爸爸承認自己已經有喜歡的人,對方就是一植陪伴在她身邊的女助理。

第3集:企鵝朋秀,就決定是你了

圖/ENA

一場弟弟被指控殺害哥哥的案件來了,而這個案件對於禹英禑有著相當重要的意義,因為被告弟弟是名自閉症患者。身為兄弟倆的父母,他們表示兄弟倆平時互動良好,且哥哥不僅溫柔對待弟弟,平常還是個品學兼優,前途不可限量的好孩子,但是某天夫妻倆回到家,卻看見哥哥滿身是血地倒在地上,而弟弟則用力打著對方邊說:「找死,不可以…」

法庭上,原告律師針對被告是自閉症患者這點切入,並將禹英禑和被告的精神狀態放在一起比較,這點讓禹英禑大受打擊,懷疑自己是否成為這件案件的拖油瓶,雪上加霜的是,就連被告的父親也希望英禑不要再為這個案子出庭。

由於被告患有自閉症,無法完整用言語表達自己的主張,於是英禑找出了哥哥生前的日記,才得知當天的情況是哥哥長期經歷了許多壓力,總想要在身旁無人的時候自我了解,反而是弟弟察覺了哥哥的異樣並阻止了他。雖然案件圓滿落幕,但禹英禑仍對於自己是否可以當律師一事感到存疑,最終她決定辭掉工作。

第4集:三兄弟之爭

圖/ENA

這天董格拉米的大伯、二伯找上她的爸爸,叫他簽署一份土地贈與契約,但是契約上的比例卻分配地非常不平均,導致董格拉米的爸爸董同三不僅沒拿到多少錢,還要從此過著負債的生活,為了替爸爸解決問題,董格拉米找上禹英禑,但英禑卻告訴她已經離職的事情。

英禑雖然離職,但她還是為了董格拉米的事回到汪洋,希望能請鄭明錫接下這個案子,不過對方卻表明還沒有審她的辭呈,要她自己替朋友打官司。法庭上,禹英禑試圖追問董格拉米的大伯有沒有在簽約時進行欺騙行為,沒想到對方臉不紅氣不喘地做出偽證,讓禹英禑覺得很驚訝,因為對她而言證人說謊是她從來沒有考量的事情。

為了找出明確的證據,董同三想起當時討論契約時,身為第三人的里長也許在外偷聽,一問之下才知道里長的確有偷聽,還罵董同三是個不會保護自己的傻瓜。原先想要請里長作證,沒想到他在後來被收買,也在法庭上作了偽證。禹英禑無計可施之下,心想既然沒有足夠證據,就自己創造新的證據,讓董同三因為衝突挨兩位哥哥的打,以此做為傷害的證據撤回贈與契約。

這場官司因為一場暴力事件有了極大的轉變,看著案子扭轉,董同三勝券在握,結束庭審後董同三的兩位哥哥私下向他下跪道歉,表示自己並沒有想像中富裕,是因為生活艱辛才想要坑同三的錢,最後董同三決定原諒對方,決定將還債之後剩下的錢全數平分。

第5集:冒失魯莽對上權謀詭計

圖/ENA

兩家自動櫃員機公司因為專利的問題打起了官司,而梨花自動櫃員機為了打贏官司決定委託汪洋,在鄭明錫的指派下,這樁案子由禹英禑和權敏宇負責。權敏宇將禹英禑視為敵人,不僅不會主動和她分享案子的進度,還以高水準的公關能力吸引客戶的注意力,試圖打壓英禑。

在深入調查這件案子,英禑發現梨花公司的異樣,感覺到他們有說謊的傾向,雖然很無奈但她秉持著律師的精神,希望他們的員工能夠在作證時表現得自然一點。法庭上,梨花公司的員工裴聖哲憑藉一身好演技騙過法官,但是金剛櫃員機的代表吳賢宗卻指控他鄭在說謊,導致這個官司有些不妙。

金剛櫃員機因為專利一事大大打擊了名譽,也流失不少客戶,而這個案子是他們唯一能夠奮力一搏的機會,在千辛萬苦之下他們終於找到了明確的證據,證明梨花公司說謊。雖然案子輸了,不過梨花公司卻沒有很傷心,因為他們早已藉由聲量獲得不少客戶,反而金剛公司雖然贏了官司卻仍然要面臨公司危機,而這樁案子也顯示了現實的殘酷。

第6集:如果我是鯨魚…

圖/ENA

脫北者季向心將女兒託付給育幼院之後,決定自己去自首罪行,她曾經為了討回一筆錢犯下強盜傷害罪,將被判處4年有期徒刑。看著季向心事事擔憂女兒的模樣,令崔秀妍相當動容,而禹英禑雖然一樣體會到了季向心的母愛有多偉大,但她仍不免想起自己的母親究竟身在何處。

崔秀妍、禹英禑發現幫受暴者寫下診斷書的醫生是個極其厭惡脫北者的人,甚至還曾在部落格上寫過歧視脫北者的偏激言論,最終兩人決定以這點作為立基點,果然讓陪審團開始同情季向心的遭遇。

接著禹英禑打算以季向心不瞭解南韓法律這點作辯護,不過當法官詢問季向心時,季向心選擇誠實回答。眼看官司走向越來越不妙,崔秀妍、禹英禑拚盡全力想要挽回法官對季向心的印象,卻被法官趕走。法官最終以季向心有自首這點給了她「緩刑」的刑責,讓崔秀妍相當佩服。

第7集:昭德洞故事一

圖/[email protected]netflixkr​​​​​​

昭德洞的居民對於慶海道廳的工程規劃相當不滿,於是他們決定一舉告上法院。昭德洞的里長為了守護這塊土地,希望能委託汪洋幫他們打官司,不過律師鄭明錫卻覺得這場官司非常困難,並沒有想要接下案子的想法,此時里長將他們帶去昭德洞,一行人徹底被這個美麗的村子深深吸引,並決定接下這樁案子。

而這次的官司將由汪洋對上泰山,初次開庭時,泰山事務所的代表「太守美」來到法庭,令汪洋大為震驚,太守美身段優雅又流露一股專業的氣質,輪到她質詢時,她以獨特的見解和手法討好法官,令汪洋不僅顯得遜色許多,瞬間還被比了下去。

在頹勢之下,禹英禑想起自己先前曾看過慶海道寄給昭德洞居民的回函,證實慶海道的確在程序上有出差錯,而這個插曲也讓太守美從此注意到禹英禑這號人物。權敏宇看見禹英禑的父親出現在公司,懷疑禹英禑是不是靠關係才得以來到汪洋上班,為了打擊英禑,他特別匿名爆料禹英禑走後門的事。

第8集:昭德洞故事二

圖/[email protected]netflixkr​​​​​​

平常對周遭不甚在乎的英禑,這天來到公司卻明顯感受到周圍人正對她投以異樣眼光,崔秀妍在察覺之後告訴她,是因為有人匿名上傳了懷疑她是走後門的文章,而且她大膽猜測那個人就是權敏宇。儘管為此感到受挫,但是禹英禑仍然專注在工作上面。

而這天是昭德洞居民的重要日子,法官、汪洋、泰山的人們都要一同親身走訪村子,體會到村落的美麗與人文風情。不過可惜天公不作美下起了大雨,讓整個村子看起來灰濛濛一片。里長嘗試要讓村民講述村落的優點,沒想到這些原先熱愛村子的村民,都因為泰山的挑撥選擇支持道路工程,一整天下來只能以失敗作結。

法官表示希望能以居民的意見作為審判的方向,使得汪洋、泰山都為了居民簽署同意書而大肆競爭。最終法官準備依據同意書宣判泰山勝訴,但此時禹英禑卻提出了法官曾參加函雲新都市公寓的公開會,以此希望法官進行迴避。

太守美過去曾試圖拉攏英禑,希望她能夠到泰山事務所工作,而英禑也決定給出答覆,她在單獨兩人見面時告訴太守美自己就是她女兒的事情,只是太守美卻從來沒有認出她,這段突如其來的母女相認也讓太守美從震驚到眼眶泛紅。

第9集:吹笛人

圖/[email protected]​​​​​​

一名名為「方屁噗」的男子自稱是兒童解放軍總司令,並坐上茂辰補習班的接送車,帶著孩子到後山玩耍一整個下午,雖然孩子們過了愉快的一天,不過方屁噗的行為卻遭到孩子家長的抵制與抨擊,方屁噗也因為涉嫌誘拐未成年孩童而被告上法院。

對戀愛一竅不通的禹英禑,在請教居酒屋老闆「金旻植」之後,決定以無微不至的照顧方式讓濬浩發現她的心意,不過禹英禑充滿紳士風度的行徑卻讓濬浩有些不解。禹英禑試著替方屁噗辯護,不過方屁噗卻是一個非常有主見的人,還在法庭上跟英禑意見相左,讓整個辯護過程不是非常順利。

禹英禑嘗試多了解方屁噗為何會無故帶著補習班的孩子遊玩,一問才知道方屁噗過去為了完成母親的期望總是過著壓抑的生活,儘管擁有高學歷,方屁噗的人生卻過得不快樂,而他為了讓這些課業繁重的孩童能夠擁有童年的快樂回憶,才不惜一切開著小巴士帶他們去玩。

方屁噗的出發點雖然好,但仍舊構成犯罪行為,即將面臨坐牢的命運,方屁噗為了不讓這些孩童失望,藉由禹英禑、鄭明錫的協助下和孩童們在法庭相見,方屁噗笑著和孩童們一起道出「兒童解放標語」,孩童們看見方屁噗都露出了幸福的神情,而這一切讓在座的家長感到非常震撼。

第10集:之後再牽手

圖/[email protected]​​​​​​

禹英禑在乘坐地鐵時,發現一名男子正被警察逮捕,英禑原本想幫助男子而指控警方「非法逮捕」,卻從警方口中得知該男子名為「楊程日」涉嫌對身心障礙人士犯下準強制性交罪,而這場風波引起在場民眾的輿論,最終楊程日決定要委託禹英禑成為她的辯護律師。

楊程日表示自己和身心障礙人士申慧英其實是戀人的關係,不僅雙方為彼此取了親暱的愛稱,還會每天在聊天室互傳甜蜜的訊息,不過申慧英的母親卻不認同這段感情,並指控楊程日性侵了自己的女兒,眼看案件變得越來越膠著,禹英禑在過程中也反覆思量了自己和李濬浩之間的關係。

李濬浩外表帥氣、人緣好,但他的朋友卻不太認可他和英禑的關係,覺得李濬浩是因為同情對方才交往,更在喝酒醉時說英禑「很可憐」,向來脾氣好的濬浩當下神情大變,氣得跟對方翻臉、大打出手,對濬浩而言,儘管這段感情一路走來不被外界認可,但他向來對英禑都是真心的。

禹英禑隨著申慧英的提示,找到機會和她私下見面,申慧英雖然語意傳達上有些困難,不過她的一字一句都表明自己不希望楊程日坐牢,並說自己深深愛著對方,儘管申慧英認真表明過自己的感情,也曾以證人的身分上法庭作證,不過楊程日最終仍被判刑,申慧英當下聽見法官的宣判,心碎的哭泣聲打破了法庭上的靜默。

第11集:鹽先生、胡椒小姐及醬油律師

圖/[email protected]​​​​​​

一間非法賭場的三名男性集資買了樂透,樂透中了頭獎後卻翻臉不認帳,申逸秀為了追回自己應得的14億元,決定找上汪洋律師事務所,申逸秀雖沒有雙方立約的實質證據,但在賭場裡的咖啡吧小姐「崔多慧」作證之下,申逸秀成功拿到了14億元。原以為案子已經圓滿落幕,不過某天申逸秀卻和英禑詢問離婚後財產分配的事宜,讓英禑覺得相當可疑。

覺得不安的英禑和李濬浩一同到了申逸秀妻子「成恩知」的飯館,這才發現申逸秀自從獲得獎金後就對妻子暴力相向,且申逸秀其實正和咖啡吧小姐崔多慧外遇,更計畫要和妻子離婚。看著成恩知辛苦扶持這個家庭,卻可能會被丈夫拋棄,礙於律師職責無法明說一切的英禑,用手邊的三個調味料罐作為暗喻,聽出端倪的成恩知才知道老公已非往昔。

成恩知和英禑、濬浩在回到飯館的路上,遇見了開著跑車的申逸秀,申逸秀自從獲得獎金後就對家裡的事不聞不問,還準備和成恩知鬧離婚,結果申逸秀開著車違規迴轉,意外撞上大貨車當場死亡,由於申逸秀當時和成恩知還是法定夫妻,最終申逸秀名下的財產加上死亡保險金都歸到了成恩知的名下,而金額多達14億元,正好就是當時申逸秀分得樂透彩金的金額。

第12集:白鱀豚

圖/[email protected]​​​​​​

一間因為併購而進行人事重整的公司「米爾生命」因涉嫌不當解雇女性職員而被告上法院,公司的人資部長「文宗哲」在約談時會優先約談雙薪家庭的婦女,並以丈夫會被解僱為由,希望女性員工自行離職。到了開庭那天,為權益受損的婦女們辯護的律師「柳齊夙」和委託人一同進行抗議舉動,柳齊夙多年來投身於女性權益受損的案件,在業界小有名氣。

儘管內心覺得不妥,但禹英禑在諮詢鄭明錫之後,以原告身患不孕症作為抨擊點,讓案件有了起色,不過禹英禑自知利用原告的病症這點不恰當,在辯論過程她一直避開對方的眼神。雖然柳齊夙和禹英禑在法庭上是對手,不過她不因此向英禑理論,反而很有風度地想邀請她進入自己的律所。

權敏宇為了打擊英禑,暗中使了小手段以英禑的名義寄送證據給柳齊夙,不過柳齊夙並沒有使用他寄送的證據,最終庭審判米爾生命公司勝訴,柳齊夙雖然輸了官司,不過她卻沒有因此退縮,還表示將會持續為了勞動權益而上訴。柳齊夙將權敏宇寄來的資料還給英禑,並要她日後小心被陷害。

第13集:濟州島的藍夜一

圖/[email protected]​​​​​​

鄭明錫多年來投身於工作之中,疏於照顧自己的身體,在一次不適後去了醫院做檢查才發現自己已經罹患胃癌第三期,心想著可能命不久矣的他,決定趁這次的案件和同事們一同到濟州島邊玩邊工作。這次的案件涉及濟州島當地的寺廟「黃地寺」徵收過路費有關,接下案子的汪洋則要替對於徵收過路費感到不滿的金永福辯護。

禹英禑一行人受邀到黃地寺參訪,感受到寺廟的莊嚴和靜謐後,鄭明錫感受到內心的平靜,不過撇開情感,禹英禑還是得顧及委託人的權益。鄭明錫難得有機會能夠抽空度假,他回想起自己當年和妻子在濟州島度蜜月時,工作在身的他常常忽略對方的感受,也是因為這樣才與妻子離婚。

而這次來到濟州島,禹英禑受邀和李濬浩一同到濬浩的姊姊家用餐,禹英禑向來不吃飯捲以外的食物,但她為了讓濬浩的家人留下好印象,硬是吃下了烤肉和生魚片,英禑努力想要讓李濬浩的姐姐留下好印象,卻不小心聽見了對方批評自己的話語,禹英禑感到失落的同時,也開始懷疑自己是否真的能給李濬浩帶來幸福?

第14集:濟州島的藍夜二

圖/[email protected]​​​​​​

黃地寺的案件陷入困境,禹英禑一行人為了讓鄭明錫能吃到幸福麵店的豬肉湯麵,決定來到幸運麵店詢問看看,卻得知了幸福麵店已經倒閉的消息。原來幸福麵館雖然湯頭好、餐點又美味,但幸運麵店成立之後進行了大量的行銷手法,搶走了幸福麵店的顧客們,讓麵店營運不下去。

禹英禑和李濬浩的戀情雖然相當穩定,不過在外界一次次的質疑之下,英禑在和濬浩獨處的情況下向對方提出了分手,突如其來的決定讓李濬浩內心十分衝衝擊,他不解兩人明明如此穩定,為何英禑會向他提出分手,但英禑也說不上來原因,接著她更因為突然想到工作就準備離開,這一切都讓濬浩覺得相當心碎。

禹英禑最終以「路權」為由,成功勝訴並讓黃地寺失去「徵收過路費」的權益,勝訴之後鄭明錫帶著律師團隊前往黃地寺,並說服住持嘗試與政府溝通,並提議黃地寺能與政權商量,讓事件圓滿落幕,而這次參訪汪洋發現了寺內負責膳食的主廚就是幸福麵館的老闆,禹英禑一行人說服老闆為自己損失的權益提出告訴,最終他們順利吃到了幸福麵館老闆招待的豬肉湯麵。

第15集:沒問的話,沒吩咐的事

圖/[email protected]​​​​​​

由於鄭明錫律師正在進行手術,律師們將和明錫的競爭對手「張勝准」一同共事,這次負責的案件是電商平台「羅溫」的資料外洩案,羅溫公司中了駭客的伎倆讓內部多達4千萬筆個資全數外洩,還遭到重罰3千億,羅溫公司的兩位代表認為這筆金額罰得有點太重,希望汪洋能替他們贏得官司。

在工作之下,禹英禑和新上司張勝准之間的關係變得越來越緊張,張勝准的行事風格與鄭明錫有很大的差距,讓禹英禑覺得不太自在,而因為禹英禑不懂得如何討好上司,張勝准經常覺得她以下犯上。眼看案件陷入膠著,張勝准提議要以金錢攏絡審判長,無奈卻更觸怒審判長。

禹英禑發現駭客在入侵羅溫公司的當下《情報通信網法》尚未修訂,她打算以此作為立基點來辯論,不過張勝准卻不認同,還大聲駁斥她,要她再也不能插手這件案子。一切看在眼裡的崔秀妍、權敏宇對張勝准的行為相當不認同,一時衝動就在法庭上將英禑的論點說出來,沒想到禹英禑的立基點卻成為扳回頹勢的關鍵。

第16集:雖然奇特又古怪

圖/[email protected]​​​​​​

一位總拿著魔術方塊把玩的孩子,在聽聞羅溫公司的代表在法庭上吞藥自殺的消息後,露出了驚慌的神情,而他就是太守美的兒子「崔尚賢」,崔尚賢從小就對電腦有著濃厚的興趣,他之所以會突然覺得良心不安,是因為他就是以駭客身分竊取羅溫公司個資的罪魁禍首。

崔尚賢意識到自己犯下大錯,決定和母親招認自己的失誤,沒想到太守美卻為了法務部長的競選,要崔尚賢不可以將這件事的真相公諸於世,看見向來好惡分明的母親被權利蒙蔽雙眼,讓崔尚賢覺得心灰意冷,於是他決定找上同母異父的姊姊——禹英禑。

禹英禑將崔尚賢提供的證據以不公開的形式上交,原來崔尚賢之所以會駭進羅溫公司,是羅溫公司的另一個代表「金燦弘」指使的,金燦弘不滿裴仁哲只顧著替公司賺錢,卻忽視軟體更新的重要性,才囑託崔尚賢給他一點「警告」。雖然有了崔尚賢的自白影片,但是法官卻不承認這個證據,表明要崔尚賢「自願」來法庭以證人身分提供證詞才會成立。

雖然禹英禑嘗試聯絡崔尚賢,不過此時她卻得知崔尚賢已被太守美安排要去國外留學,禹英禑無計可施,最終她決定放手一搏和太守美見面,禹英禑哽咽著說希望太守美不要成為一個失敗的母親,最終太守美決定讓崔尚賢在法庭上招認自己的罪行,而她也在媒體追問下表明了正式退選的想法。

禹英禑和李濬浩經過了幾天的尷尬期,兩人都明白自己對彼此的心意,但就是沒有一個契機能夠把話說開。李濬浩決定把握一次機會,和英禑表明自己的心意,最終獲得了英禑的回答,兩人決定復合。禹英禑身為一位自閉症律師,在一樁樁案件下她獲得了不少珍貴的回憶並從中成長,也正式轉為汪洋的正職律師,最終她的心體會到了一種名為「欣慰」的感受。

※本站內容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版權聲明]
網友留言
Facebook上的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