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tflix《還魂》1-20分集劇情:殺手落壽重見天日!張煜「浴火重生」揭第二季走向


Netflix《還魂》1-20分集劇情:殺手落壽重見天日!張煜「浴火重生」揭第二季走向

Netflix韓劇《還魂》由李宰旭、庭沼珉、黃旼炫、申承浩等人領銜主演,劇情圍繞在一群大湖國術士在禁忌「還魂術」崛起的時代下,所交織的一連串奇幻、愛情故事,圍繞在男女主角間的「多角戀」走向逐漸鮮明,究竟接下來會如何發展,結局「無德」是否有機會重新尋回殺手身分?

看更多:韓劇《還魂》7大看點:殺手「靈魂上錯身」淪為婢女!預告曾爆抄襲爭議

第1集

圖/tvN

被譽為天下第一殺手的女人「落壽」,在被追殺的危急之際她為了保住性命,利用被禁止已久的「還魂術」將靈魂轉移到新的身體,卻沒想到中間出了意外,新的身體轉移到了一個盲眼的陌生女人身上。落壽淪為盲人「無德」後被賣到妓院,不過此時落壽發現,或許是靈魂轉移的關係,無德的眼睛竟然看得見。

落壽的軀體被尋獲,以往施展還魂術時,術士的本體上會留下藍色的印記,但落壽的身上卻沒有任何記號,令眾人非常疑惑。無德在逃跑之際偶遇了張家的公子「張煜」,沒想到對方一看見她就稱讚她的眼睛很漂亮,還主動將手上的貴重物品交給她,無德雖然當下覺得很奇怪,卻沒有多想就逃跑了。

無德在當舖準備典當東西,卻被陌生人打昏,醒來後她發現自己已身在天府館館主「張強」的家,原來是張煜特別派人把她帶回府上,無德原本心想張煜可能是看上了她,但每當她侍奉對方時都不停地被為難,最後張煜告訴她才知道,原來他第一眼就看見了無德眼中的藍色印記,並認出她就是落壽。

第2集

圖/tvN

張煜雖然是天府館館主張強的公子,卻完全沒有任何武功在身上,因為他的生父已經封住了他的氣門,為了成為一個堂堂正正的術士,張煜要無德成為他的師父,但卻遭到無德狠狠拒絕,而無德之所以會拒絕,是因為她在轉移靈魂時已經失去了法力,她為了不讓張煜發現這點,找藉口說如果拿到她的劍,就能幫他打開氣門。

由於領主懷疑松林內藏有落壽的黨羽,他命令松林的所有人集合,並打算以陳家至寶「鬼狗」查出真相,眼看鬼狗逐漸走近無德,但下秒鬼狗卻瞄準了她背後的一個陌生男子,原來這名男子就是落壽的黨羽,同時也是一位「還魂人」,在鬼狗襲擊下他化為灰燼,這個場景令無德相當不安,她深怕下一個成為灰燼的就是自己。

張煜為了保護落壽,在一場混亂中他故意摔碎了鬼狗的甕器,以防止領主再追查下去,此舉也使張煜準備受罰。無德擔心之際,一旁的徐律、朴當具則告訴他不用太苦惱,因為張煜的氣門已經被封到只能勉強續命的程度,所以領主並不會對他下太嚴重的處罰。

無德打算賣了張煜給她的令牌,原本是想要留下線索,方便讓團主找到她,不過令牌卻被一個貪心的妓生愛香偷走了,愛香原本是想藉由賣令牌賺取大量的錢,怎料對方並不是要買令牌的人,而是陳武的手下「佶柱」,在這個情況下愛香被誤認為就是落壽,最後被殺害了。

無德明白自己此刻的處境有多為難,她最終與張煜達成協議,在她還沒能真正尋回落壽的身分前,她必須作為張煜的師傅並教導他武功,可是一旦她重新變回落壽,兩人之間的師徒情也將走到盡頭,無德為了讓張煜能夠被打通氣門,偷偷在茶水下藥,令張煜身中劇毒。

第3集

圖/tvN

眼看張煜性命垂危,細竹院的院長「許琰」在掙扎下決定打開張煜的氣門,保住他的性命,同時也傳授了修煉10年的真氣給張煜。張煜醒來後,發現自己的氣門被打通了,他趕緊探望因為毒害自己而被狠狠處罰的無德,了解無德為了這個計畫奮死一搏的精神,兩人正式成為師徒。

無德偶然發現了張煜體內藏有許琰的真氣,為了讓這股真氣可以真正屬於張煜,需要用正確的呼吸法來運氣,為了獲得呼吸法,兩人決定找上徐律,無德假借「喜歡徐律」想要接近對方,個性敏感的徐律早已知道她的企圖,不過為了拿回無德手上的木笛,徐律將自己的呼吸法告訴了她。

有了正確的呼吸法,張煜成功地將許琰的真氣傳輸在自己身上,不過正當他希望能成為一個真正的術士時,松林的領主卻突然下令禁止他進出松林,還因為丟失令牌被打了100大板,他不明白領主為何決心要趕他走,在領主打了他最後一大板時,他明白這次領主是真心要他離開松林,並拿走了父親遺留給他的劍,要無德和他一同離開。

第4集

圖/tvN

張煜體內的真氣開始運作,此時他一下覺得體內的熱氣不斷上升,一下又倍感寒冷,為了駕馭這股真氣,張煜經歷了極其痛苦的一天。這天世子邸下找上門來,想要向張煜拿回他父親的劍,不過張煜卻不肯答應,在世子邸下的提議下雙方決定用比武決定誰可以擁有這把劍。

比武時徐律、朴當具、陳超妍正好到訪,無德為了幫助張煜,將糞水潑到了邸下的衣服上,正當邸下想要砍下她的頭時,張煜拔出了父親的劍抵擋住世子,原來張煜的真氣集中在右手上,讓他足以拔出這把劍,不過他並未能真正駕馭這股力量,緊急之際陳超妍拿出解縛鈴扣在張煜的手上,平息這場風波。

張煜隨著眾人來到松林,並在領主面前拔出了手中的劍,希望能夠重回松林,不過此時的他未能運用手上的能力,在領主的刁難下他解開解縛鈴,但失控的右手仍揮劍刺傷了領主。領主對張煜冷嘲熱諷並再度將他趕走。一旁的陳武得知張煜曾對世子揮劍的事震怒不已,並揚言接下來王室將會對松林宣戰。張煜為了修習武功,決定和無德一同前往「斷響谷」展開為期一個月的修行,這件事也象徵他將拋下過往的身分,真正成為一個修行之人。

第5集

圖/tvN

無德、張煜來到斷響谷,發現了一處陌生住宅,在這裡有得吃、有得住,讓張煜覺得很高興,不過因為遲遲未見屋主,無德忍不住抱持著警戒心。深夜正當張煜、無德熟睡之際,屋主「李先生」歸來,武功高深的他發現了無德就是還魂人的身分,不過同時他也感受到無德身上的靈魂是個非常了不起的人物,所以並未動手殺了她。

醒來的張煜以為李先生要奪取無德性命,抗爭的過程中他發現李先生是個非常強大的人,且並沒有想要謀害兩人的意思。李先生是長久居於深山、武功高深的術士,他偶然發現張煜喝下了「斷根茶」嚇得連忙阻止他,原來這種茶會除去男人的色慾,使術士達到武力高深的境界,張煜聽了呆坐在原地再也不敢喝下去。

未能掌控好能力的張煜有次失手打了無德,從此他對於修習武功逐漸感到畏懼,因此他決定和李先生一同享受現下安靜的生活,但無德看見張煜自甘墮落的模樣非常生氣,她決定回到取仙樓卻差點惹上殺身之禍,幸好在世子邸下的幫助下順利脫逃。

張煜看見被世子灌醉後、意識模糊的無德,決定不再鬧脾氣並帶她回斷響谷。兩人看見斷響谷中高聳的一棵大樹,無德回憶起自己過去在斷響谷曾經和一位少年相遇,儘管那位少年就是徐家的公子徐律,但她選擇將這段過去埋藏在心中。

第6集

圖/tvN

徐律、朴當九為了探望張煜來到斷響谷,徐律為了學習煮飯的訣竅成為了無德的徒弟,兩人的一舉一動都令張煜心中很不是滋味。張煜為了不讓人看扁他的實力,決定重新拿起父親遺留的劍並開始認真習武。

眼下為了讓張煜能夠逃過和世子邸下之間的對決,陳超妍希望能讓張煜入贅陳家、成為她的夫婿,而身為張氏家族的實權人物,金道主為了保護張煜、周全整個局面只好允諾這門婚事。無德在前往取仙樓的路上被世子邸下的人攔下,還被誤以為是世子看上的對象,被梳妝打扮了一番。世子邸下要無德轉告張煜,這門婚事的確可以救他一命。

無德在離開的路上偶遇徐律,徐律詢問她為何要販賣張煜的令牌,雖然無德只是找藉口說是為了錢才這樣做,但徐律早已看穿她說的話並非真心。張煜告訴金道主自己沒辦法成親,因為有一個人只能依靠他。陳超妍在得知無德和張煜關係親密時想要刻意刁難她,吩咐她負責拿一塊早已被摔碎的陰陽玉,無德雖然知情,但無奈之下只好允諾。

第7集

圖/tvN

無德因為被指控摔碎了陰陽玉,即將大難臨頭,不過此刻她整個人卻被一個奇怪的鏡子吸進去。無德失蹤的消息很快地傳開了,為了找回無德,張煜請求辰曜院院長打開辰曜院的大門,洞穴內種種奇珍異寶讓眾人非常驚奇。

原來其實無德早就私下拆穿陳超妍的伎倆,她趁對方不注意先行逃跑,進入辰曜院大門裡面的世界後,才被裡面的古鏡吸進不同的世界,此時無德身處在不同空間,周圍只剩下一個個充滿她幻影的鏡子,也逃不出來。張煜在思索之下看穿了鏡子的弱點,並用一塊黑布蓋住鏡子,此時他才聽見了無德的呼救聲。

眼看時辰已到,辰曜院院長決定將大門關上,不過此時松林領主卻出現想要救回張煜,並吩咐徐律進入山洞中。張煜在無德消失的這段時間,發現自己其實很在意對方,他向無德坦露自己的真心話之後,兩人分別將手放在鏡面上,此時古鏡碎裂,張煜成功救回了無德。

這段風波大致結束,但無德的眼睛突然看不見了,金道主為了照顧她特地拿了塊布遮住她的眼睛,在眾人前來關心之下,張煜牽起了無德的手,並打算帶她回房休息。經過一天時間,無德的眼睛重見光明,她回想起那天的情景,說是自己打碎了鏡子從裡面走出來的。

第8集

圖/tvN

無德以為張煜的靈魂被佶柱對調了,所幸張煜脫離了佶柱的還魂術,靈魂並沒有真正被對調,反而追魂香激發了他體內的能量,讓他能夠自如地運用自己的真氣。佶柱醒來後因為氣運不足,石化前他警告無德會落得和他父親一樣的下場,並告訴無德她的父親是還魂人的事。

眼看陳武等人並未放棄搜索的腳步,無德為了躲避而逃入竹林中而被徐律誤傷,徐律為了挽救自己的失誤,利用真氣替無德治療。松林領主向金道主詢問了當年張強是否施展過還魂術的事,得知張強生前曾用還魂術和先王交換身體的事。

眼看「藍袍落壽」在市民之間流行起來,張煜和世子之間的對決已無人關心。無德、張煜重回斷響谷,此時無德回想起佶柱的話,為了不讓自己的存在成為一種後患,無德告訴張煜如果某天她變成石化人,要張煜將她丟進湖中。 

第9集

圖/tvN

張煜如願進入精進閣,成為一名堂堂正正的術士。陳武和王后來到敬天大湖,除了聊聊當年張強封印冰石的緣由,為了要拉攏辰曜院院長,陳武決定要創造一個冒牌的「陳復妍」,藉此取得辰曜院院長的信任。鏡頭一轉,一名蒙著雙眼的女子以清寒的面貌獲取路人的同情,但事實上她的眼睛並沒有瞎,而是擅長裝作盲人招搖撞騙的流浪扒手「昭泥」。

為了慶賀張煜成為術士,金道主特地在取仙樓舉辦了盛大的晚宴,但在晚宴期間金道主卻被朴進的「直男言論」刺傷了,生悶氣的金道主在獨處時差點跌入湖中,所幸一旁的李先生及時拉住她才沒有出糗,向來忙於修煉的李先生從未談過戀愛,但看見金道主溫柔可愛的模樣,讓他突然非常心動。

晚宴期間,輸掉比賽的世子邸下前來取仙樓,令賓客都相當緊張,世子邸下雖然輸給張煜卻相當有風度,不僅送了酒一同慶賀,還和張煜一同舉杯互敬,讓這場比武最終以美好的結尾落幕。眼看宴會已到了尾聲,張煜準備回到松林,但這時的他已是術士,不可以擁有下人侍奉,所以無德被拒於松林門外不得進入,無德偶然得知了張煜的真心,決定要透過下人考試進入松林。

第10集

圖/tvN

由於過去已經有過12位師父,精進閣的基本訓練完全難不倒張煜,單純的他應朴進的要求決定開始讀徐經的「心書」,但這個書上完全沒有字,武功需要達到一個境界才能夠讀出字,此時他才知道自己中了朴進的計,但張煜可不是乖乖牌,知道自己被騙之後,他決定偷偷逃出松林,為得就是要見無德一面。

徐律假借過去借傘一事找上無德,還堅持要無德買一把傘賠給他,兩人外出時張煜正好回家,但很不巧地錯過了彼此。無德返家後才知道張煜來過一趟的消息,為了見到張煜,無德拚命地邊跑邊找尋張煜的身影,最終在小橋上看見乘著船的張煜,眼看小船越漂越遠,無德將手中的下人徵選公告揉成團,再丟給張煜,藉此告訴他自己很快就會進入松林。

終於到了考試當天,由於筆試的考題相當困難,世子、徐律、當具共同寫了一張考題的答案並偷偷遞給無德,才讓無德順利通過第一階段。而第二階段是考驗下人的實務能力,由於無德細心又手巧很容易就通過第二關,最後一關則是考驗體能,向來體弱的無德想起過去自己曾激勵張煜的話,最後她靠著這句話拚盡最後力氣,總算得以通過考驗、進入松林。

一直無法讀出心書的張煜非常懊惱,此時李先生出面指點,告訴他其實心書雖然是武功秘笈,但實質上卻是一封「情書」,要他好好思考情書都會如何開頭,張煜仔細思考後,向朴進詢問了松林首任院長的名字,最後終於成功讀出徐經的心書。

張煜順利解讀出心書重獲自由,總算能和無德見上一面,此時的張煜還沉浸在心書的世界裡,不過在無德眼裡,她認為徐經的心書只不過是用來隱藏真情的一封信,在她眼裡這件事反倒沒有那麼浪漫。此時張煜拿出原先收到的傳單,將傳單視為是無德給他的心意,並深情地回應無德:「我也很想妳。」

第11集

圖/tvN

徐律自從發現無德就是落壽之後,就一直對她一往情深,偶然間徐律發現無德私自收藏著他留在斷響谷的笛子,便在橋上詢問無德這件事,這個畫面也讓當具更確信兩人之間的關係,但這一切看在張煜眼裡很不是滋味,他開始認定昨晚的告白只是自己的一廂情願,也不願精進自己的武功。

無德看著頹廢的張煜非常氣惱,為了讓對方重拾訓練的心,無德拿著自己手中的陰陽玉和世子立下賭約,要張煜和松林的10位術士一對一比武,打贏張煜的術士可以拿走金蟾蜍作為獎勵,若張煜一場都打不贏,無德珍藏的陰陽玉就歸世子所有,由於陰陽玉一紅一藍,是張煜和無德一人持有一個的寶物,眼看無德輕易就將重要的東西拿來當作賭注的獎品,讓張煜非常不悅。

張煜一連比了七場比武,最終都以敗方作結,但是在過程中張煜也學了不少武功,能力逐漸增強。陳武打算找個冒牌盲眼女子當作是辰曜院院長失散多年的女兒,最終他選上聰明卻陰險的昭泥。超妍、當具在一次次見面中更確信了彼此的感情,當具甚至表示願意為了超妍入贅陳家,讓超妍非常感動,兩人也從此決定開始交往。

第12集

圖/tvN

大江通運的江客棧的主人江萬川為了長生不老,將客棧內一個善良的青年騙進天府館,並施展還魂術和他對調身體,由於客棧主人是地方有權有勢之人,陳武決定以一群不明黑衣人殺死客棧主人一事收尾,但為了不讓人察覺客棧主人身上的藍色印記,已變為青年的江萬川下令不開放外界弔唁,而這件事也引起了朴進的疑心。

張煜在得知落壽雖然殺戮無數,但事實上落壽只是暗黑勢力的一枚棋子,這段故事令張煜非常同情無德,決心要認真比武,替無德拿回陰陽玉。在朴進的吩咐下,徐律拿起刀劍揮向江萬川並讓對方石化,這樣的衝擊讓徐律很擔心無德哪天也可能變成石頭,並警告張煜這些還魂人就是怪物,但此時張煜卻說,只要好好管理這些怪物,這個世界就會和往常一樣平和。

一直待在王妃身旁伺候的金內官其實也是還魂人,他要求陳武將他的靈魂換到女人身上,陳武發現了金內官的貪婪,決定讓他自取滅亡,不過此時陳武卻發現了無德、張煜的存在,陳武為了不讓還魂人的祕密外洩,以結界控制了張煜的行動,並打算讓金內官吸食無德的水氣再與張煜還魂,面對突如其來的一線生機,金內官樂不可支,怎料此時無德卻伸出手,吸食了金內官殘存的水氣。

第13集

圖/tvN

雖然是因為情況危急才吸食了人類的水氣,但無德非常害怕這樣的自己,更害怕自己會在瘋魔之時傷害徒弟張煜,但張煜卻不害怕這樣的她,反而緊緊擁抱著無德安撫她的情緒。陳武看見金內官石化的模樣,雖然很困惑但是也不打算就此放張煜和無德走,更打算殺人滅口。

此時張煜想到了一個法子,他將水氣傳送在陰陽玉,並此作為信號讓世子察覺,果然世子也發現了情況不對勁,並隨著陰陽玉來到天府館。面對世子的質問,接著朴進等人也來到天府館,為了求證張煜、無德所說的話是否屬實,王妃在關鍵時刻帶著金內官一同出現,明明目睹了金內官石化的模樣,但此刻的金內官卻絲毫沒有異狀,這個情況讓張煜瞬間啞口無言,決定不再爭論下去,只好表示是自己說了謊。

在一場混亂下,最終張煜、無德逃過死劫,朴進很清楚張煜並沒有說謊,但是為了做給外人看,他命張煜回家閉門思過,而這個懲罰讓張煜非常開心,不過眼前還有第十場比試正等著他,他決定利用這段時間好好勤練武功,此時李先生提議要帶他去釣「金騰魚」,這種魚是要武功達到「治水」等級才有辦法釣到的稀有魚種。

張煜在勤練之下總算釣到了金騰魚,而這也意指他已經達到治水的境界,張煜得知這樣的好消息後趕緊告知好兄弟徐律,不過徐律則表示自己決定再過不久就要回到西湖城,而且還會帶走一個人,但此時徐律雖然這樣說,卻沒有告訴他要將誰帶走。

在最後一場比試,世子宣布和無德的約定有所更動,這次比武贏的人可以獲得無德這個下人,若張煜輸了比賽,就代表無德的主人將會換人,眼看比武準備開始,但對手卻不是張煜心中設想的對象,而是徐律站在他面前。

第14集

圖/tvN

原來無德和世子之間的賭注之所以會變動,是因為當世子憤而將陰陽玉丟入水中,無德卻一點反應都沒有,讓世子頓時覺得自己被騙了,最終第十場比賽才會以無德作為賭注,世子為了勝利,請託徐律替他贏下第十場比賽,而這也正合徐律的心意,為了將無德帶回西湖城,徐律決心要在比試中贏張煜。

張煜和徐律都拚盡全力想要贏過對方,但最終還是由徐律獲得勝利,眼看無德的主人從此變成徐律,徐律表示之後她還是可以服侍張煜,只是當他要回西湖城時,無德要幫忙他帶一個人回去。無德看見張煜和許贇鈺正親密地聊天,心裏很不是滋味,看到師父吃醋的樣子讓張煜很心動,忍不住親了無德,張煜像無德提到他準備和李先生進宮晉見一事,無德也拿出手中的陰陽玉,看著無德對兩人的定情物相當重視,張煜的心湧上一股暖意。

李先生和張煜、徐律、朴當具等人一同進宮,原以為只是要和帝王進行日常的問候,怎料李先生卻曝光了自己是還魂人的消息,李先生還告訴王,自己除了是還魂人,還會「辨識」宮裡是否有潛藏的還魂人,李先生的話才說到這裡,王后的表情已經逐漸凝重。

第15集

圖/tvN

時間回到李先生成為還魂人的契機,當時武功高深的他嘗試靈魂出竅,結果他的徒弟許琰卻誤以為師父已經死了,將他的肉身火化,李先生的靈魂無處可去,最後才附身在一個小男孩的身上,這也是為什麼李先生已經百歲卻看起來如此年輕。

李先生獲取殿下同意之後,吩咐張煜將鬼狗帶進宮裡,不過還沒真正帶進門,王妃就已極力反對,王妃會反對不單純是因為邪術不能入宮,而是因為王妃自己就是還魂人,怕被鬼狗看穿她的底細。此時陳武進宮想要攔住李先生,怎料李先生的功力實在太高強,就連陳武都只能任他擺布,雖然最終殿下決定作罷,沒讓鬼狗真的進入宮中,但在今晚李先生已經察覺王妃的異樣,並推知王妃就是還魂人。

無德被誤會殺了人還被監禁,雖然在陳超妍的幫助下無德洗刷了冤屈,不過儘管如此朴進仍然沒有打算放她出來。朴進將無德、張煜隔開,打算以囚徒困境的方式讓兩人說出彼此的秘密,所幸無德、張煜之間很有默契,為了不讓朴進知道無德是落壽的事情,兩人皆和朴進說了一個重大的秘密,就是他們正深愛著彼此,朴進在衝擊之下最終決定釋放他們。

第16集

圖/tvN

辰曜院院長陳湖警得知鬼狗的消息,來到松林想要把鬼狗取走,但此時鬼狗卻失控地想往陳超妍身上衝,這件事象徵陳超妍身上有邪術的氣息,此時超妍只好拿出手中的戀愛符咒,表示自己是為了求取好姻緣才犯下失誤,這也讓陳湖警非常生氣。事實上,陳超妍身上會偵測到邪術不完全是因為符咒的關係,而是她的父親為了協助陳武的計畫,曾在陳超妍身上施展邪術、取出血蟲。

李先生、朴進討論之下,確信了王后就是暗中協助陳武的人,不過由於王后的勢力太強大,一切可能都要等張強出現,才能有所轉機。眼看王后的地位逐漸被動搖,張煜和無德想起先前曾偶然聽見王后就是女巫崔氏的消息,得知王后就是還魂人一事,上次的攤牌讓王后覺得地位岌岌可危,不過她和陳武有著更強大的計畫,兩人打算在昭泥混入陳家後,就讓王后還魂進入昭泥的體內。

陳武帶著昭泥到了辰曜院,並讓陳湖警確認昭泥的身分,昭泥的外觀特徵都已事先弄得和陳復妍一模一樣,到了密室門口,由於昭泥的體內有著超妍的血蟲,代表她有足夠的力量開啟密室的門,此時在昭泥身後的無德突發一陣暈眩,接著密室的門真的被開啟了,陳湖警看著眼前的景象,確信昭泥就是她失散已久的女兒。

第17集

圖/tvN

為了尋找女巫崔氏的身影,張煜決定到蓋馬谷一探究竟,結果卻遇上一位衣著破爛、行蹤可疑的男子,事實上這名男子就是他的父親張強,不過因為他從未看過父親的臉,張煜只覺得對方看起來武功高深。張強雖與兒子淵源不深,不過他看出兒子正為了好奇心將自己推入危險的情況之中,他對張煜說出最後的勸戒,希望對方不要以身試險,否則終將一天會被邪惡所吞噬。

陳湖警以為昭泥就是她心心念念的女兒「復妍」,從此對她無微不至的關懷,不過兩人相擁的瞬間,昭泥卻看見了一旁的無德,綜合所有資訊,觀察力敏銳的昭泥發現無德才是陳復妍,由於擔心自己後續的安危,昭泥打算先下手為強,她告訴陳湖警無德身上有非常不尋常的邪惡氣息,意圖使陳湖警在無意間殺害自己的女兒。

張煜在橋邊沉思的時候正好碰見了無德,兩人在市集裡像小倆口一樣打鬧,無德逐漸意識到自己對張煜產生好感。散步時張煜提起了昭泥這個人,他總覺得對方看起來不太尋常,無德則告訴他,過去昭泥曾在張家門口出現並找上她,不過無德認為對方看起來沒有甚麼異樣,只是拿了一把非常名貴的傘,詢問雨傘的主人徐律之後,才得知昭泥可能是假的陳復妍。

陳武藉由找到陳復妍一事,要求陳湖警支持天府館、反抗松林,還要求陳湖警盡快將辰曜院院長之位傳給復妍,還告訴她會將冰石歸還給辰曜院,不過此時陳湖警卻開始起了疑心,不過儘管如此,陳湖警仍按照陳武的要求召開了萬長會。

在萬長會上,陳湖警並指控松林以管理邪術為由,造成術士家族之間的困擾,並從此宣布不再成為松林的後援,最後她更讓女兒復妍拿出冰石,引起術士間議論紛紛。不過這個場景卻讓張煜感到不安,他推測王后之所以會將冰石交給辰曜院,是為了要藉由冰石的力量再次還魂,而這次王后選定的對象,就是即將繼承辰曜院的陳復妍。

看見了冰石的閃爍與神祕力量,皇帝的思想逐漸瘋魔,他在聽說冰石有讓人死而復生的能力之後,決定要殺掉現場一個平民試試看,而這時他挑上的人選就是一旁的無德,而無德為了獲得冰石也欣然答應了這個要求。到了宮門外,陳湖警在準備用法術勒死無德之際,瀕死的無德腦海回想起過去身為陳復妍的記憶,忍不住叫了陳湖警一聲「母親」,陳湖警頓時嚇了一大跳,不過冰石的力量此時起了作用,眼前出現一場非常大的風波。

第18集

圖/tvN

不過冰石的力量形成了一道強大的結界,將一群術士困在精進閣內,藉由冰石恢復法力後,無德得以靈活地運用水氣,不過她回想起接觸冰石後,真正的陳復妍曾警告她不得隨意使用冰石的力量,因為沒有任何人能駕馭得住冰石的力量,可能會招致滅亡。

在精進閣裡的還魂人覺醒,他第一個想要復仇的對象就是當時曾砍他一刀的徐律,他要昭泥將對方帶來,不過昭泥卻打算陷害無德。還魂人原是大江通運的客棧主人,擁有高深的法力,由於術士們困在結界內不得使用法力,就連徐律都被他打得倒地不起,還魂人大量吸食術士的水氣,讓眾人非常驚慌,張煜為了解決這場混亂決定親自與還魂人一決死戰。

無德在得知還魂人正在屠殺術士的消息,又得知張煜準備送死,儘管情況危險她仍決定拿起劍前往密室,看著靜謐的密室門已經關上,無德流著淚打開機關,才發現還魂人正在密室內,無德拔劍霸氣地使出法力殺死對方,此時無德原以為張煜已經死了,怎料張煜不但沒有死,還好端端地站在他背後,無德想起了兩人的誓約,看見張煜時輕輕放下了手中的劍,兩人在密室立下承諾之吻。

第19集

圖/tvN

平息了還魂人之亂後,眾人開始思量如何破除冰石形成的結界,而結界外的術士家族也非常苦惱該如何瓦解眼前的困難,陳湖警在和朴進對談時,和對方承認當年她懷孕生女兒,結果肚子裡的卻是死胎,她為了生下女兒決定找上張強,張強運用冰石之力才讓她的孩子平安出生,而這個小孩就是她的第一個女兒陳復妍。

張煜在和無德討論之後,決定將自己付諸所有的法力,利用彈水法破除結界。朴進發現女巫崔氏利用還魂術將靈魂與王后對調,他派了超妍、當具將女巫崔氏的本體帶到宮裡與她對質,女巫崔氏的惡行一一曝光,正當她決定運用邪術之時,朴進立刻使出法力將她殺死。

張煜將自己練就的一滴水化為彈水法,將結界開出一個洞,此時張強正來到宮中,並接下所有妖氣,最終石化而死,臨死前他表明了一切混亂的開端都是因為自己使出還魂術才造就的,而對於他唯一的兒子張煜,張強不承認對方的存在,說完一切他石化、死亡,張強臨終的遺言成了保護張煜存在的最大利器。

張煜使出彈水法之後進入了冰石的世界,當張煜碰觸了冰石,天上突然亮起了帝王星更下起滂沱大雨,這個離奇的景象讓結界消弭,眾人相當震驚地進入精進閣,正當所有人都以為一切都是世子所造就的景象並朝他膜拜時,唯有世子、張煜、無德知道是誰激發了帝王星,而知道一切的朴進,也選擇將真相埋藏於心中。

張煜、無德都捨棄了法力,他們看著彼此的雙眼卻明白對方的意思,兩人牽起手成為彼此最大的動力。眼看超妍、當具的婚事在即,整個城裡都為這件喜事慶賀,無德得知徐律早就知道自己是落壽的事情,卻為了保護她從來沒有說穿一切,她感謝徐律對自己的幫助,兩人在橋上把話說開,最終無德將鳥笛交還給徐律,同時也暗示他一切都過去了。

第20集

圖/tvN

朴進和金道主在花海中散步,結果朴進聽見金道主對未來的憧憬,竟然以為對方喜歡的是李先生,金道主氣憤地向對方告白並忿忿地離開。張煜決定和無德互許終身,而無德也答應了他。陳武自從事跡敗露後就躲在天府館內,當世子勸他招認所有罪行時,陳武卻意圖要讓世子成為他的陣營。

陳武反覆思考後,發現無德就是讓張煜武力增強的助力,進而確認無德就是還魂後的落壽,他偷偷潛入市集並對著無德施下詛咒方術,試圖喚醒並操縱落壽的靈魂,在婚禮當天,再度被施法的無德重回落壽,她拿起刀劍刺殺陳優拓,就連即將繼承大業的超妍、當具都檔不住她的刀法。

犯下大錯的無德接連被追殺,最後她來到山林之中,張煜此時出現並打算替她擋下朴進的法箭,不過此時思緒仍瘋魔的無德並不認得張煜,還揮劍將他一刀刺死,雖然無德聽見了張煜的聲音時立刻恢復思緒,不過下秒陳武再度搖著鈴鐺,無德又變回殘酷的落壽,並消失得無影無蹤。

陳武操縱了落壽的靈魂,將她塑造成一切災難的源頭,更表示張煜就是知情一切卻縱容一切的幫兇。在張煜的屍體即將火化之際,張煜憑藉著冰石的力量重新復活,他從火焰中走出來、神情凝重,而另一個場景的無德在石化之際準備投湖自盡,怎料就在她的身體下沉到湖底時,卻來了不知名的人將她救起。

※本站內容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版權聲明]
網友留言
Facebook上的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