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摔」出極致高潮!吳映潔、夏于喬《女優,摔吧!》的開掛擂台:痛過、爽過激盪下的贏家光環


專訪/「摔」出極致高潮!吳映潔、夏于喬《女優,摔吧!》的開掛擂台:痛過、爽過激盪下的贏家光環

點人看更多
https://img.ttshow.tw/images/celebrity/吳映潔.jpg
吳映潔

「妳高跪姿,擺出跟海報一樣的動作!」專訪開始前,正在拍攝合照的鬼鬼丟了一個難題給夏于喬,第一時間感到錯愕的夏于喬嘴巴上說「高跪姿」動作太難,身體卻反射性地動了起來,在鬼鬼神來一筆的指導下,不到一時半刻,她們便順利做出與電影海報如出一轍的動作,完成拍攝。兩人一搭一唱,自帶幽默與默契,似乎讓小編看到《女優,摔吧!》中共患難、同享樂的麗絲愛愛與小紅莓。

喜劇電影《女優,摔吧!》開宗明義就投下震撼彈:AV女優轉行當摔角選手,夏于喬詮釋AV界的當紅炸子雞「麗絲愛愛」,鬼鬼則化身在AV界到處碰壁的「小紅莓」,兩人因遇上成人影視產業的寒冬,被迫海歸後誤打誤撞進入摔角界,在這兩個八竿子打不著的領域激盪出令人跌破眼鏡的火花。

圖片來源/台灣達人秀攝影,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懂摔又懂叫!你看過這樣的摔角選手嗎?

「哦!痛!」是鬼鬼對摔角的第一印象,她眼中的摔角就如同打架,卻不曉得這些摔與被摔的痛是真槍實彈還是「演」出來的。夏于喬則是對摔角毫無概念,在接演《女優,摔吧!》前,兩人不僅對摔角一竅不通,更遑論是AV女優了。為了詮釋這兩個極度反差的角色,夏于喬和鬼鬼下足了苦功,奮力跳出舒適圈,將AV女優與摔角選手兩種身分植入到麗絲愛愛、小紅莓身上。

兩人共同的課題不外乎是一起接受數個月的摔角訓練,那AV女優呢?「我每天睡覺前都是看愛情動作片睡覺。」鬼鬼毫不掩飾的說出自己揣摩女優的心路歷程,小編笑著追問:「這樣睡得著嗎?」鬼鬼補充:「可能夢中還是會夢到一些場景,但因為我在電影裡面常常會有一些要叫,『吚吚喔喔』這樣子,所以要學習一些『吚吚喔喔』。」

你沒聽錯,尺度就是如此之大,兩人一致表示都有向愛情動作片取經,夏于喬認為這是她從未接觸過的領域,因此還特地看了日本與歐美的AV女優紀錄片,認真研究該市場、文化,但演了電影之後發現這些全都派不上用場,她笑說:「我們還是會『叫』就好」,努力將AV女優的叫聲、效果放大至平常的五到十倍,才能凸顯戲劇張力,並在奪人眼球的同時達到使人發笑的目的,「因為我們是個喜劇,所以希望大家開心。」

圖片來源/台灣達人秀攝影,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演AV女優耽誤星途?不!是開啟一扇非同凡響的大門

「一個演員,可以演到AV女優這個角色的機會有多大?」鬼鬼拋出問題反問我。接下這個顛覆過去演員之路、螢光幕前形象的角色,對她們來說既是個耳目一新的挑戰,也是前所未有的體驗。實際演出後,AV女優一角並沒有跳脫她們自身的想像太多,反而是身邊的朋友感到好奇,「蛤!妳演AV女優,是要脫光嗎?」、「需要露點嗎?」是鬼鬼第一時間收到的反饋。

在高雄電影節上有粉絲問夏于喬:「會不會因為演了這部電影耽誤了妳的星途?」講「耽誤」似乎過於言重,回扣鬼鬼的問題,身為演員,可以演到AV女優的機率微乎其微,這是個非常難得的機會,就所謂星途而言,更有助開啟一扇非同凡響的大門,大門的另一端是她們有別於以往的全新面向,讓大家了解,原來她們能將AV女優詮釋得如此淋漓盡致。

不過夏于喬補充,相較於朋友、粉絲,出演AV女優則較難於家人面前啟齒,「我就比較不曉得怎麼應付我媽媽,電影是三年前拍的,她知道我有演這個角色,可是一直沒有去正視這個問題,直到最近我在臉書上發了電影海報,我媽問我『那個片真的要上哦?』我說:『恩,對』。」擔心夏于喬嫁不出去的媽媽還很認真的問她:「是媽媽能看得嗎?」夏于喬則特別強調這是一部輔15級的電影,闔家觀賞也沒問題!

不分男女團結才是王道!那些痛過、爽過才有的體悟

「天時不如地利,地利不如人和。」《女優,摔吧!》中,麗絲愛愛跟小紅莓在最差,但也是最佳的時機點加入了摔角俱樂部,意外被湊成「莓人愛」組合,天時地利下,只差人和。「團結」,是這部電影的核心宗旨之一,小編好奇,究竟是什麼原因讓夏于喬、鬼鬼團結起來?

夏于喬認為在電影開拍的前兩個月,整個摔角俱樂部的女演員一同接受訓練,「大家都是從零開始,我們是從很基本的動作,到後面每個人都能摔,我覺得整個過程讓我們變得很團結,所以在電影開拍時,默契已經在了,我們不需要再去想說怎麼演團結,因為前兩個月的相處已經夠了。」

鬼鬼非常認同,她剖析電影中想要傳達的團結之力,「電影其實主要在講女生其實團結起來力量也是很大的。」一想到摔角,大家通常會立刻將這個競技項目與男生聯想在一起,畢竟摔角是較粗力的一項競技,但經過訓練,這些女演員全都勝任了摔角的高難度動作,「我覺得這個社會沒有什麼是男生可以做女生不能做的,現在就是要打破這個迷思,因此我們這群女生才會更加緊密與團結。」

電影中演員們摔角場面幾乎都是來真的,很少使用替身,她們親自上陣征服摔角台,卻也經常摔出傷。她們會互相給彼此力量,一句「妳沒事吧?」、「妳可以嗎?」都是被摔過後,疼痛之下的解藥,也是她們團結致勝的關鍵。「我覺得一起完成了一件事,那種成就感,已經超乎痛之外,身體之外的痛感。」夏于喬解釋的同時,眼神透露出那股熱血、腎上腺素爆發的快感,是痛過、爽過才有的體悟。

圖片來源/台灣達人秀攝影,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不願被看見的弱點,逞強之下的善意謊言

深挖《女優,摔吧!》每個角色背後的故事,會發現他們各有不為人知的痛點是一直以來被忽視、逃避的,他們想盡辦法要粉飾太平,選擇加入摔角俱樂部轉移那些迫在眉睫的壓力。現實生活中,夏于喬、鬼鬼也有因為愛面子,想要逞強的時候,甚至為了逃避,說出善意的謊言,「我跟你講,小時候會有點愛慕虛榮,我就曾經領了50張鈔票去買精品包。」鬼鬼隨即發難。

走進精品店,發現店員問候「歡迎光臨」之後就飄走,不屑招待。年紀輕輕的鬼鬼被這副景象震驚,就此決定未來一定要拿著現金去買下精品包雪恥。而她真的做到了,「我買了第一個精品包,花了5萬塊,然後我就在店員面前1、2、3、4、5數給他,我數了50張藍色的。」我想店員應該被她的舉動嚇傻,想說這是哪來的暴發戶?(笑)

鬼鬼強調,自己其實不是沒錢買,但人生做過一次這種事情就好,否則當下她真的非常糗,數完50張鈔票後,她就在「提現金去買一個尊重」的人生清單上打了個勾,發誓不會再有第二次,完成自己心中的一個心願,但這是用逞強換來的,屬於愛慕虛榮的逞強!

夏于喬則有感而發,每個人在成長過程中,應該多少都會收到家人的關心,特別是長大後,離鄉背井謀生,一定會被問:「你工作還好嗎?」很多時候接到家人的電話,她都會故作鎮定說:「很好啊!我超忙的,我現在要去工作了。」但殊不知根本已經有一陣子沒接到工作,身為演員的她就用「作品都拍了,只是還沒播」去化解僵局。電影中類似的場景層出不窮,那些角色不願正視的問題,最終還是會反撲到自己身上,要怎麼正面迎擊,我想也是他們必須面對的人生課題。

圖片來源/台灣達人秀攝影,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誤打誤撞卻像開外掛般的上手

生命旅程中總有幾段插曲,能徹底扭轉人生,相信麗絲愛愛跟小紅莓肯定沒想到自己會從AV女優誤打誤撞進入摔角產業,甚至一夕走紅。對夏于喬而言,主持並非她進入演藝圈最想做的事情,她一直都想當演員,想要演戲,殊不知因緣際會進入電視節目《型男大主廚》主持行列,並奪得第46屆金鐘獎綜合節目主持人獎,搶先在主持界開胡,後來出演電影《總舖師》大受歡迎,轉型為演員,在影壇大放異彩。

那鬼鬼呢?從小立志當明星的她,誤打誤撞走向了演藝圈這條康莊大道。「我覺得我人生應該就因為一個二胡,誤打誤撞進了黑澀會。我二胡拉得很爛,但當時又沒有別的才藝,然後只會拉〈小星星〉,又拉得很難聽。」她向我坦言,知道自己當時會落選黑澀會,但製作人看到了她無盡的潛力,親自選了她,於是她成為了最後一個壓線進入黑澀會的妹妹,自此之後便開啟了她影歌視三棲的全方位演藝生涯。

這些皆非預料之事,但就如同劇中的麗絲愛愛、小紅莓,戲外的夏于喬、鬼鬼無論是主持、演戲、唱歌、創作,都拼盡全力不甘於平凡,拼出今日這番成就後,開始平靜地拾起那些應得的甜美果實。

圖片來源/台灣達人秀攝影,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跟他們認真你就輸了!請眼紅之人去點眼藥水

常言道:「人紅是非多」,《女優,摔吧!》中麗絲愛愛與小紅莓組團後,因為「太會叫」而吸引了一大票粉絲到俱樂部看她們摔角,但爆紅的一體兩面,則是必須面對嫉妒她們的對手「殺人機器」,躲在暗處摧毀她們的人無所不在。這讓小編好奇,進入演藝圈後,夏于喬、鬼鬼或多或少也曾招來嫉妒的眼光,她們是如何面對眼紅之人?

沒想到,夏于喬卻劈頭說自己沒有遇過嫉妒之人,讓小編備感意外,鬼鬼在一旁補充,「我覺得不是沒有,只是妳(指夏于喬)可能不知道」,並表示自己不會在乎那些眼紅之人,「我是覺得多少會有較勁,但不需要明戰啦,遇到的話可能偶爾碎嘴兩句就結束了,不會真的去說:『欸!你比我好,不行!』」

她坦言:「其實眼紅之人我就不會跟他做朋友啊,他要眼紅到底是關我什麼事?去點眼藥水好不好!」語畢,現場立刻被笑聲填滿,幽默的回應讓小編頓時覺醒,面對眼紅之人,其實只需要一笑置之,跟他們認真就輸了!(馬上下單眼藥水)

訪問到這裡,小編已經完全領教了夏于喬的機智反應以及鬼鬼渾然天成的搞笑魅力,雖然知道《女優,摔吧!》是一部喜劇,但背後帶給觀眾的已經遠超於搞笑,是定義清晰的人生觀,與超載的正能量,「把人生的痛摔出去」是如此地暢快,令人豁然開朗。來到專訪最後,夏于喬幫這部電影下了最完美註解:「人生沒有什麼是不可能的,只要你堅持,你有夢想,你想做,它有一天一定會達成。」

圖片來源/台灣達人秀攝影,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後記

從小就渴望成為明星的鬼鬼自爆小時候睡前會披著被子,想像自己是公主,提著裙擺(其實是棉被)在家裡的階梯跑上跑下,因為很有畫面感,所以小編不小心嘴角失守笑了出來。

鬼鬼立刻說:「誒你這樣笑!這是悲傷的童年,才會一個人飾演兩角。」更是讓小編笑到岔氣!

鬼鬼還自爆小時候會將芭比跟肯尼的衣服扒光,讓他們睡在一起,「以前我以為芭比跟肯尼只要脫光睡在一起,我就會有一隻小芭比。」天真的童言童語讓一旁的夏于喬直呼:「怎麼那麼可愛!」,聊著聊著鬼鬼還忘記剛才我問的問題是什麼,小編已完全陷入了她無邊無際超跳躍的應答魅力之中呀!

※本站內容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版權聲明]
網友留言
Facebook上的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