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不想一個人》温貞菱、莫允雯突破最大尺度:我們以靈魂交媾,取代了肉體的交媾!


專訪/《不想一個人》温貞菱、莫允雯突破最大尺度:我們以靈魂交媾,取代了肉體的交媾!

點人看更多
https://img.ttshow.tw/images/author/adonis/FotoJet(19).jpg
温貞菱
https://img.ttshow.tw/images/celebrity/莫允雯.jpg
莫允雯

由演員范少勳、莫允雯、温貞菱所主演的電影《不想一個人》,這一次演員們都嘗試挑戰大尺度畫面,以藝術的角度展現肢體的美,片中將呈現出不同社會地位、年齡的人,對於「愛」的想像與詮釋,帶領觀眾和電影中的角色一同經歷各種酸甜苦辣的情感波動,陪伴每個孤單的人,讓大家在看完電影之後能感受到自己並非寂寞一人!就讓我們跟著温貞菱、莫允雯的腳步,來感受生活中的精彩與寂寞,「也許有一天我們再也不用藉著另外一個人,來證明自己的存在!」

圖片來源/台灣達人秀攝影,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當你要斬斷緊密的關係時,暫時不要再聯絡才是最好的!

在電影中,温貞菱飾演傳播妹「金莎」,她真心的喜歡著阿龍(范少勳 飾),但是阿龍卻在兩人要發生激情時突然說一句「這樣好像跟妹妹...」,讓氣氛瞬間凝結又尷尬,當和貞菱聊到若在現實生活中,自己也碰到和金莎一樣的情況,會如何面對、處理這段關係時,她則笑說,「在現實生活中,我應該很難會讓自己遇到這個狀況啦~如果真的真的遇到的話,我絕對不會維持這樣的關係,因為如果你愛他,但他把你當成家人,而且那又不一定是真正的家人關係,我真的不會讓這樣的關係繼續下去!」

温貞菱接著說,「我覺得所有緊密的關係,當你走到一個非常近的狀態要分開時,只能先暫時不要跟對方聯絡,才會是最好的方法!那至於能不能當朋友的話,我覺得我應該是蠻能的啦~因為我是一個蠻可以跟所有前任當好朋友的人」。

而在和温貞菱聊到電影中跟范少勳、納豆都有激情的戲碼,好奇跟這兩位男演員是否有什麼火花,她則表示,跟范少勳的床戲其實還好,因為我們是照時序拍的,所以其實我跟范的激情戲蠻早就拍完了!當時我的情緒其實還在為整個電影緊張,而且那時候拍攝蠻快就結束了,所以還好。

不過我對范少勳印象比較深刻的是,後面有一場他幫我催吐的戲,因為他是天蠍座的,也是一個激不得的人,我當時有跟他說「等一下那個催吐,要真的催捏~」,結果他就真的整個手伸進我嘴巴裡面挖超深,所以我那時候是真的就直接吐出來......我們唯一最親密的接觸,大概就是「他把手指伸進我嘴裡挖很深XD」。

圖片來源/台灣達人秀攝影,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至於跟納豆哥的部分,温貞菱則坦言,「其實本來我跟他有一場蠻激烈的床戲,蠻可惜的沒有剪進去電影裡,他應該蠻難過的...」,她也解釋,因為導演後來也想說,這兩個角色如果沒有發生關係好像也合理,而且拍那一場戲時,納豆哥其實也很緊張,我們兩個人事前也不知道該不該跟對方講話,但等一下又要親密接觸,就處在一個兩個人都很尷尬的狀態」。

後來,納豆哥就買了一些啤酒,沒想到温貞菱說自己看到那些啤酒之後,心裡想著「你也太小看我的酒量了吧!」因為我很常大家一起出去喝酒時,他們酒混來混去喝,「我都會是留到最後的那一個...所以很常都會有新娘朋友找我去當『擋酒部隊』,也可能是因為我很會催吐吧,就都喝不醉XD」

另外,温貞菱也透露,那一場沒有剪進去的床戲,其實是我在上面、納豆哥在下面的的姿勢,對我來說算是在這部電影中比較激烈的部分,因為我跟范少勳的其實算是很還好,我們只是準備要開始,但還沒真的開始,所以我反而覺得莫允雯跟范少勳的床戲讓人超刺激,我在看畫面時,他們兩個人在我旁邊我都不敢看他們,都覺得很不好意思,但温貞菱還是默默地稱讚說,「我真的覺得他們兩個的身體都蠻好看的」,可以感受到她是真的相當佩服另外兩位演員的激情戲。

圖片來源/台灣達人秀攝影,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我們在寂寞中靠近,卻又在擁抱後遠離?

莫允雯在電影《不想一個人》裡頭,飾演藝廊經理「乃文」,她愛上了一個有婦之夫,但是因為某些原因,讓她遲遲見不到她深愛的那個人,最後她選擇轉向阿龍(范少勳 飾)尋求慰藉,當被問到乃文向阿龍尋求陪伴與溫暖時,是否會覺得自己利用了對方來填滿心中的缺口而感到過意不去?

莫允雯大方坦言,「其實不會耶~因為他也在利用我啊!我們兩個人就是互相利用啊~這個議題我在拍攝的時候也有跟導演討論過,乃文對阿龍、阿龍對乃文,其實都是有愛的,但說真的多有愛又好像沒有,那比較像是兩個人在這個世界上生存的某一種需求被圓滿、被需要,我需要他、他也需要我!」

莫允雯也表示,「站在乃文的立場,你們真的會覺得阿龍都沒有利用乃文嗎?其實某些程度上是有的,因為阿龍希望透過乃文讓自己脫離他身處的世界,他想離開最底層,而乃文就是他往上爬的那張門票,所以要說他真的愛乃文嗎?好像也不是真的,所以我覺得,我跟他的故事就是在說兩個人互相需要的生存法則,我們算是互相利用彼此的」。

圖片來源/台灣達人秀攝影,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而在電影中,乃文和阿龍兩個不甘寂寞的人,發生了好幾次的親密關係,在聊到因爲寂寞而越走越靠近的兩個人,最後是否能開花結果還是會越愛越寂寞時,莫允雯則表示,「這就要看靈魂打開的程度有多少耶!有些人寂寞到了極點時,心反而會打開,如果心打開了,兩個人就可以越走越近;相反的,如果你走到極點時,心越封閉的話,那就會越走越遠了!」

對於兩個寂寞的靈魂越走越遠的部分,莫允雯也舉了例子解釋,大家很常會說,越愛越孤獨,越靠近彼此卻反而覺得更遙遠,「我認為是因為他們沒有去了解自己孤單、孤寂的源頭是什麼,他們只是想要找一個慰藉,去解決他們當下那種心裡不舒服的感受,但是他們並沒有思考自己為什麼會有這樣的感受」。

舉例來說,如果你很悲傷,你掉到了谷底,你總會想說「為什麼會掉到谷底,我是不是要往上爬」,一定會開始想要去解開造成孤單的源頭,這樣兩個人就有機會能夠越走越近,雙方可以一起去尋找答案!但如果你掉到谷底,反而還想說「下面還有18層地獄耶!那我們一起繼續下去好了~」這樣就會越掉越深了。其實,電影中的故事並沒有對或錯,在現實生活中也是有很多人會這樣子,所以這是一個很真實的「越愛越寂寞、越做越孤獨」的概念。

圖片來源/台灣達人秀攝影,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我們以靈魂的交媾,取代了肉體的交媾。

接著,小編也和兩位演員聊到了電影中情慾戲的部分,温貞菱則表示,「其實那幾幕都蠻難忘的,因為平常也不會跟別人有這麼親密的接觸,所以只要跟人有身體上的接觸,印象真的都會蠻深刻的,會有某一種連結感,某些程度上會蠻喜歡這樣的感覺,像我現在蠻喜歡跟朋友分別時,給對方擁抱一下,因為跟對方擁抱的時候,雖然沒辦法觸及到對方的靈魂,但至少觸及到對方的身體,可以給予對方一些撫慰,那是一個很直接的能量交換!」

温貞菱也提到,對我們來說,那些激情戲並不是單純只是「做愛」,大家很容易把做愛變成是一個不可以討論的事情,像我小的時候,大家在談論「性」這件事情是極度避諱的,那這樣到了第一次跟別人發生性關係之後,當女孩子要跟其他人討論時,是沒有人可以談這件事的,「大多數人都覺得這件事很難以啟齒,但對我來說這件事情是非常健康的!」所以整個劇組在拍攝時,我們都會把這一切都當成是很美的肢體藝術展現。

莫允雯在一旁聽了也表示,我也認同温所說的,「肢體碰觸這件事,它確實有一定程度的親密感,雖然我們是在表演是在演戲,但那個親密感跟身心靈的靠近都是真實的!」很多人都會把這部片的焦點放在尺度、裸露,但是那其實只是一部分而已,對我來說更難得的是,在劇情裡面的交流,「就算我們沒有真的做,但是身體上的碰觸跟情感上的交流,那都是很明確且真實的!」

圖片來源/台灣達人秀攝影,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而莫允雯也透露,其實大家看到我跟范少勳尺度最大的那場戲,我還記得導演當時跟我們講「我沒有喊卡,你們就是繼續一直下去」,後來那場戲有一個13分鐘「一刀未剪」的版本,到現在我都還在留在我手機裡面,因為真的太深刻了!而且拍攝時攝影師會一直跟著我們拍,完全不會喊卡,就是希望不要把情緒給中斷,所以很多幕都是一鏡到底拍攝的,而且我在那場戲裡,整個人又笑又哭又享受又高潮...等,反正就是我很忙,那一段也是很需要時間去讓情緒流動的,所以你們說那個親密感不是真的嗎?其實也是真的,「我們雖然是少了真正的性行為,但我們是用真心在交媾的!」

所以這部電影拍完兩年多,我們到現在都還可以這麼印象深刻,是因為我們大家都有很深刻很深刻的親密感,「我們以靈魂的交媾,取代了肉體的交媾」,而且我印象很深刻的是,我們拍那場戲時,大家都有喝酒,不光是范少勳,導演、攝影師也都有喝,我那場拍完之後,整個人累到躺在床上不想動,真的超累,是一個很難忘的經驗。

最後,兩位演員也用自己的角度來分析解讀,並分享《不想一個人》想要傳遞給觀眾的宗旨給大家,温貞菱認真的說,「也許有一天我們再也不用藉著另外一個人,來證明自己的存在!」希望大家都可以自信地活出自我,不要太過在意他人對自己的評論!而莫允雯則表示,「人的一生太短了,與其一個人孤獨的活著,不如勇敢的去愛吧!」希望大家在看完《不想一個人》之後,可以找到自己孤獨的源頭,並且理解自己的渴望與需求,勇敢地去追尋屬於自己的愛吧!

Editor _ Adonis

Photograph _ Luke

Design _ Sirius

莫允雯服裝 _ Boss

温貞菱服裝 _ majeparis

更多達人秀新聞
※本站內容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版權聲明]
網友留言
Facebook上的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