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曾想過算了!滅火器奪獎回鄉開唱:從來不是因為負評想放棄


專訪/曾想過算了!滅火器奪獎回鄉開唱:從來不是因為負評想放棄

成軍20年,從「毛頭小子」到站在舞台上高舉獎座;從學校唱到底下萬人齊唱,滅火器從獨立樂團走進主流視野,途中也曾經窮途末路,差點走散、華麗謝幕,不過最後憑著滿腔熱情,終於一路唱回一切的起點「高雄」。唱著唱著,他們最後終於唱回了自己,唱出了一個「最佳樂團」,唱出了「滅火器」。

找回最初的信念,讓一切回到起點

──〈New song 1新歌一號〉

為什麼「滅火器」會叫「滅火器」,成員們忍不住雙手一攤,直呼:「這個問題已經被問6萬次了,給柯光回答!」去年才加入的柯光,也侃侃而談這段成軍史,透露當初16歲的大正、皮皮、宇辰因為想在學校表演,但因為報名需要一個名字,結果轉頭剛好看到「欸!旁邊有個滅火器耶」,結果就因為這一眼,造就了今天的天團「滅火器」。

還不等我發問,大正也直接自然地接下去「有沒有想過改名?當然有啊!」坦言其實一直到2004、2005年的時候,他們都還有改名的念頭,也吐槽:「這個名字真的太爛了,這條路還要混下去,好像不能用這個名號闖江湖」。最尷尬的是,有時候被路上阿姨或是遠房親戚問:「你玩音樂的喔?啊你叫什麼」,就更折磨了,讓他們也忍不住哀嚎:「這真的超尷尬的,講出來你一定不認識的啊」!

有一次大夥都已經聚在一起認真討論改名了,結果一個晚上過去之後,完全沒有任何結論,然後他們就這樣用「滅火器」發了一張專輯、一張EP,又一張專輯,然後就到了現在:「還是覺得這個名字鳥鳥的,但好像也習慣了」,雖然還是有難以啟齒的時刻,不過當聽見台下歌迷齊聲大喊「滅火器」、「滅火器」、「滅火器」的時候,他們也直爽承認:「真的蠻爽的」!

圖片來源/火氣音樂

帶領著,我們的渴望
一次又一次,飛越重重高牆──〈曾經瘋狂〉

雖然有很多新世代的粉絲,不過被問到歌詞相當貼近年輕人的時候,怎麼保持生命熱情時,大正自槽:「我們真的有貼近年輕人嗎?」皮皮和宇辰也跟著吐槽:「現在年輕人我不知道」,不過回歸正傳,大正也認真回答:「創作其實就是認真生活,消化完生命的經歷之後,用最好的語彙去傳遞跟分享」,隨著年紀增長,慢慢成長之後,就會拼湊出不同的樣貌,不過最大的關鍵,其實還是要回歸「熱情」:「大家對這件事有熱情,所以會用各自的方式去成長、進步,慢慢讓音樂也成長起來」。

團內也分成「年輕人」和「偽中年人」兩派,雖然被問到自己還是年輕人嗎的時候,大家先快速回答「是、是、嗯」之後,詭異沉默幾秒後,皮皮才遲疑表示:「我、我不知道」,大正也慢慢吐出實言:「坦白說,我都覺得我好老!」,逗得現場哈哈大笑,然後大夥又開始打圓場:「中間值啦、中間值」。大正:「我現在的朋友,40歲以下的,真的很少!」所以其實還是可以作為年輕派的大正,也被吐槽:「是你把自己變老的!」

被問到會不會有代溝時,大家也猛然爆出一陣大笑,直呼:「那樣也太慘了吧」、「我們是高中同學欸!」一陣吵吵鬧鬧,不過大正也直言:「真的是不年輕了」。

專訪/差點就撐不下去!滅火器奪獎大港開唱:不管,我就是要繼續
圖片來源/火氣音樂

我會寫一首歌,下一次唱給恁聽

──〈石垣好朋友〉

出道這麼多年,滅火器走過風風雨雨,大正在金曲的一席得獎感言,更是讓不少粉絲掉下眼淚,不過他也坦言其實「放棄」從來跟外界沒有直接關係:「從來不會是因為負評啦」!

2005年時,他曾因為家人希望有別的人生規劃,自己也沒辦法說服家人,當時他曾想過聽話一次,但後來自己不甘願所以反悔,直接攤牌:「不管,我要繼續」,結果過了10年又迎來逢5魔咒,在2015年發生了合約問題,大正坦言:「那個時候覺得要處理很大人、很複雜的事情,很麻煩,沒有勇氣,又沒有做錯事,卻要背負許多委屈,覺得好累,覺得是不是算了」。

每次有放棄念頭時,其實他們都會直接和對方說,談起上一次的「Man’s talk」,就是因為當時被迫活在聚光燈底下,又遇到前公司的問題,在台灣幾乎走到了「絕路」,承受著巨大的壓力,所以最後煩到逃到石垣島,讓自己沉澱,也重新拾起勇氣面對問題,最後還是選了勇敢面對。

圖片來源/火氣音樂

回頭看那段青春的路程,你想起離開的時候
傻傻坐上那班夜車,開始奔走的人生──〈海上的人〉

回想起16歲的自己,其實真的一切都是未知。那個年紀的年輕人血氣方剛,常常會做很多不出格卻白癡的事情,整天暴衝,就算唱得很爛,卻還是勇敢站上舞台,只是因為喜歡,所以他們憑著滿腔熱血組團、唱歌,完全不管會收穫什麼,成軍至今,這條路上異常坎坷:「其實如果臉皮再薄一點,可能就不會做了,所以其實要謝謝的,不僅僅是16歲的自己,而是每一個時候的自己」。

滅火器成軍多久,大正、宇辰還有皮皮的友誼就有多老,一起玩團超過20年的他們,也坦言因為成軍過程的不同:「我們一定先是朋友,才是團員,朋友的身分一定會在前面,所以有新團員的時候,也是先交朋友」。去年加入滅火器的柯光,也透露其實大正、宇辰還有皮皮都是很自然就能打成一片的個性:「蠻北爛的」!

就算如此,一定也還是會有意見不合的時候,但是不會大吵,講到這裡,大夥又開始開起玩笑:「因為我們沒有代溝!」不過認真談起意見不一,他們也透露,大正跟宇辰比較常會意見不一樣,然後皮皮作為裁判,如果連皮皮都判不出來真的意見相左的時候,就會靠猜拳「一把定勝負」。

這20年間,他們看著彼此從男孩變成男人,宇辰直言:「大正變比較多吧」,自從有家庭之後,他穩重許多,脾氣也好了許多,不太會暴衝。大正也坦言:「以前斷神經的時候,比較不會想」,那時他常常會向不開心的事情妥協,吞到最後撐不住了,他就會炸開,甚至會摔杯子、盤子、門,不過有了小孩之後,就會開始顧慮很多,也開始更會想了。

圖片來源/火氣音樂

這是人生啊,哪有遮爾好過──〈少年家〉

2014年的一首《島嶼天光》,讓滅火器一夕之間被更多人認識,也因此被貼上各式各樣的標籤,雖然以結果來說,並沒有心態上調整不好的地方,不過回想起整個過程,大正也坦言:「真的很驚悚、真的很驚悚,你會覺得莫名其妙」,在獨立音樂界,他們每一步都走得很踏實,除了認真在音樂上耕耘,他們也不曾避諱自己的立場,響應街頭活動,對他們來說,其實做音樂、表達自己的立場,都是一種日常。

太陽花學運時,其實也只是他們的一道日常風景線,當時他們不約而同響應了活動,守了一天、兩天:「到第6天的時候,回家就收到北藝大同學的訊息,問我可不可以寫歌聲援」,當時他們也認為沒什麼不行,所以在很短的時間創作出歌曲,原以為自己不是主角,只是寫了一首歌給北藝大同學製作出來的mv使用,結果沒想到他們卻因此被推上輿論的尖峰,遊行發表完隔天,他們的手機和訊息同時爆掉,無數媒體爭先恐後,當下的他們,其實也很錯愕,心情只有一句:「現在是什麼情況?」隨之而來的情緒,則是想吐:「我其實沒搞清楚,我們做了什麼事」。

圖片來源/火氣音樂

天色漸漸光,咱就大聲來唱著歌
一直到希望的光線,照著島嶼每一個人──〈島嶼天光〉

「聚光燈之下,所有的眼光都在我們身上的時候,會有很多的攻擊也隨之而來」,像是「靠政治爆紅」、「挺學運就可以紅」、「消費政治」諸如此類的負面標籤,也跟著黏了上來,當時他們能做的只有穩住自己:「不貪心不屬於自己的。對我們說最重要的,拚了命也要保護好,其實鋒頭是一定會過去的,過去之後留下來的,才是真的」,雪上加霜的是,當時剛好遇到前公司的的財務問題,所以他們不斷登台表演,不過最痛苦的是:「那時所有人都覺得你超有錢,可是我們沒有拿到錢,前公司得罪、拖欠的對象,會認為我們是共犯,但我們又不能講什麼,因為一講就是上新聞」,這種不健康的狀況,讓他們完全沒有生存空間,最後崩潰逃到日本。

最可怕的是,接著每次只要有政治人物講了什麼,他們就會被問,讓他們也吐槽:「我們又不是政治人物還是什麼顧問」。

專訪/差點就撐不下去!滅火器奪獎大港開唱:不管,我就是要繼續
圖片來源/火氣音樂

風雨起,乘風破浪,咱攏是無名的英雄──〈無名英雄〉

其實大家在說音樂產業完蛋了的時候,大正也透露:「其實我覺得完蛋了就完蛋了啊!」因為他看待事情的角度不一樣,對他來說,台灣把音樂做得好的人越來越多,而且多到根本聽不完:「這件事情很棒的是,因為製作門檻降低,自媒體的成本也降低了,這樣其實代表了台灣的軟實力增加,只是要讓市場擴大,才有辦法讓好的音樂繼續流傳下去」。

他直言:「因為疫情大家都出不去,剛好台灣防疫做得很好,很多業界的朋友就可以聚在一起討論,如何壯大台灣的市場」。說到最後,大正也坦言:「我都認為自己的影響力還是太小,不過只要在我的能力範圍,就會盡量去努力」。

這次回到高雄開唱,他們也別有感觸,因為高雄是一切開始的地方,同時也是他們的故鄉:「回到一個起點、初衷的感覺」,這次導演也在演唱會中放了很多巧思,為了「不爆雷」,滅火器也鼓勵觀眾直接買票進場,收藏他們這20年來的音樂。

專訪/差點就撐不下去!滅火器奪獎大港開唱:不管,我就是要繼續
圖片來源/火氣音樂

⇁ On Fire Day 2020-Fire NEXT 新篇章:滅火器20週年演唱會⇁ ​
|時間:12/26 19:00​
|地點:高雄9號碼頭​

|票價:​
「海上的人」預售票 A區 $2400​
「再會青春」預售票 B區 $1900
​「REBORN」、「進擊下半場」高鐵套票 8折+8折
 
 ​ ​  
​「衝啦」高雄大YA襲早鳥預售票 ​ $1945 #完售​
 「無名英雄」三五成群四人套票 A區 $7200 / B區$5700​ #完售​
 
|售票系統:iNDIEVOX​、ibon
|售票網址:https://www.indievox.com/activity/detail/20_iV006447b
|高鐵套票網址:https://ticket.ibon.com.tw/ActivityInfo/Details/36612

 

Editor _ Sally

Photograph _ 火氣音樂

Design _ Sirius

#奶油編

很喜歡滅火器歌中的情感,一首一首都是青春,乘載著某一段時間無處發洩、只能一個人消化的情緒。聽著他們的歌聲,閉上眼睛,不用看MV畫面就很滿,好像身邊滿是人群,又好像一個人坐在客運的窗邊,看窗外的燈光呼嘯而過。

從歌裡面、言談中,可以聽到他們有多認真地熱愛音樂,但是聽他們垃圾話的時候,又會覺得怎麼有人可以白爛得這麼好笑?這就是滅火器,他們用20年堅持了音樂、堅持了信念,也堅持了自我。

※本站內容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版權聲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