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陳怡叡自曝《哈囉少女》綠茶婊班長是「最孤單視角」 王渝屏遭爆最愛當「邊邊」


專訪/陳怡叡自曝《哈囉少女》綠茶婊班長是「最孤單視角」 王渝屏遭爆最愛當「邊邊」

由台灣演藝圈新秀演員王渝屏、陳怡叡、姚亦晴所演出的電影《哈囉少女》,這次不再像過往的青春校園電影風格,而是圍繞著校園當中各種「明爭暗鬥」的問題,凸顯出青少年、少女們心中充滿小惡魔心機的那一面!而這部電影在推出預告片之後,也因為少女們在校園之間的互鬥實在是太過激烈,還未上映就已經先在網路上引起了熱烈的討論,大家都非常好奇到底青春期的女孩子是如何費盡心機來保護自己,避免遭受到其他同儕之間的欺負與排擠,讓觀眾們可以在看完電影後,去反思校園中的霸凌事件,先不論加害者或被害者誰對誰錯,希望大家可以一起思考,這些事情發生的關鍵主因是什麼!今天就讓我們一起來聽聽《哈囉少女》的少女們分享他們在拍戲時的大小事吧!

看更多:專訪/林柏宏從男孩變男人!捷運上被「霸氣」告白 笑讚謝欣穎:《怪胎》中的女神!

圖片來源/台灣達人秀攝影,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試鏡結束後得到的角色,讓演員們出乎意料】

一開始和三位演員聊到劇中的角色以及彼此在電影中的關係時,王渝屏非常大方直接的說,我在劇中飾演「吳允蘅」這個角色,在前一所高中裡,其實是一個霸凌別人的女生,後來到了一所新的高中,本來是想要當一個默默觀察的人,沒想到竟無奈捲進了一場「校園霸凌風波」裡面!而我在劇中跟跟姚亦晴所飾演的「任力加」是好朋友,她在新學校中是特別照顧我的人,而我跟陳怡叡則是在劇中有一些小小的競爭,到時候等大家進戲院看,就會知道我們是什麼關係了!

陳怡叡接著說,我在電影中飾演的是「王可茜」,我是一位親善大使,也是班長,是大家心中的「傻白甜」,也是其他人眼裡的「綠茶婊」,那我到底有多可憐又可惡呢?大家到時進戲院看就知道囉!而在電影中最委屈的姚亦晴則笑說,我在電影裡是飾演「任力加」這個角色,在戲裡面是吳允蘅的好朋友,這個角色的個性就是一個很有正義感、見義勇為的同學,所以我在片中非常討厭王可茜這個角色!從三人非常保守的介紹中可以感受到,他們似乎都非常擔心自己一不小心就爆雷XD

圖片來源/台灣達人秀攝影,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不過,三位演員在受訪過程中,也大方地透露自己當初試鏡的角色,其實跟後來出演的角色並不一樣哦!像是陳怡叡就提到,「當初導演找我們試鏡的時候,我們各自試鏡的角色跟後來在電影中演出的角色完全不一樣!導演是透過表演課的方式,去幫我們分配角色!我原本是任力加這個角色,後來演王可茜。」而姚亦晴則表示,「其實當時收到被指派的角色時,我們三個都蠻驚訝的!我原本以為我會演吳允蘅或王可茜~」王渝屏則是淡定的說,「我當時試鏡的角色是吳允蘅跟任力加」。

當三位演員被問到在求學的過程中,是否有碰過心機很重的同學,有沒有被這樣的同學傷害過時,怡叡跟亦晴竟異口同聲地說,「一定都有啊!」唯獨王渝屏一個人說,「我沒有耶...」沒想到她馬上被怡叡跟亦晴笑說,「因為你是邊邊(邊緣人),你都不常去學校啊!」王渝屏聽完笑著解釋,「對啦~我真的不常去學校,加上我在學校喜歡的東西都比較運動類,所以自然而然身邊的朋友都會是比較隨性的女生,或者是喜歡運動的男生,而且我知道學校是有霸凌者的角色,但我從來都沒有類似電影中的波及事件發生在我身上過」。

圖片來源/台灣達人秀攝影,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姚亦晴則是分享自己被欺負過的經驗,「我剛轉學到新學校時,就有碰到一個像王可茜這種原型的女生,她也是很漂亮、長頭髮、眼睛很大、笑容可掬的模樣,然後她也很主動的想跟我當朋友,但有一天我突然發現跟這個女生相處起來有一種『空虛感』,不過大家都覺得我跟她是最好的朋友,但我自己卻覺得其實我們很陌生,連各自的心事都不會透露,後來我有跟其他同學稍微聊到一點這類的事情,沒想到這些事很快就傳到那位女同學的耳裡,後來也不知道中間還產生了什麼誤會,最後整個班上就集體排擠我...。」

而陳怡叡則表示,「我是沒有真的當過霸凌別人的人,但我算是有被排擠過,也有當過正義魔人,因為以前學生時期就是比較見義勇為,看到不公不義的事情就會想要出頭,所以常常只要有紛爭,就會扯到我身上來,就會像任力加這樣,本來只是一個想幫朋友出頭的人,結果最後卻成了最大的受害者」。

圖片來源/台灣達人秀攝影,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電影中角色心機太重,親善大使收到劇本抗拒演出!】

當王渝屏被問到如果在現實中看到姐妹們像劇中角色一樣被欺負,你會怎麼做呢?她非常理性地回說,「我會花時間去陪伴這位被欺負的同學」,他如果需要一些專業上的意見、諮商或是更深入更專業的陪伴的話,我會去尋求真正專業的人來陪伴他!但我本人應該不會像劇中的角色去做那些事情,因為我覺得劇中我飾演的角色有一些「自以為是的正義」,其實有時候你以為的正義,你自己以為你正在幫助別人,反而可能會二度傷害到被害者,所以我覺得在陪伴這樣的同學時,「你的每一個選擇、每一個舉動,都需要蠻謹慎的」。

而渝屏這一次在電影中也曾欺負過身邊的同學,當被問到欺壓他人跟被欺壓哪一個比較恐怖時,她則認為,都蠻恐怖的耶!因為當你是加害者時,你加害完對方,看起來表面上你是佔上風,但事後衍生出來的輿論,或是各方面的壓力,都會讓加害者感受到蠻多痛苦的!而被害者就是被欺負了之後,不知道要花多久的時間,才能從這個被霸凌的陰影裡面走出來,所以「不管是哪一方,我都覺得這不應該是大家能做的」。而劇中很多學生被欺壓的內容,這些都是在很青少年的時期會發生的事情,但它就是一個真實存在於社會上很大的議題。

圖片來源/台灣達人秀攝影,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這次亦晴在電影中,有被同學陷害跟一名陌生男子發生關係,當被問到在現實中有沒有被陷害過的經驗?她則透露,「有一次真的是我自己也覺得很危險,後來也造成我有一陣子有點小憂鬱!」大概在兩、三年前,當時我們是一群朋友一起出去,然後就突然有一個男生問我說,「明天大家一群人要一起出去,你要不要一起來?」當時大家也都說會到,沒想到當我隔天到了約好的酒吧時,就只有那個男生出現在那裡,然後我跟那個男生又沒有到很熟,他又很想要把我帶回他家,肢體上也想要觸碰我,我當時覺得很難過,因為我其實是很信任我那個男生朋友,但沒想到會變成這樣!

而被問到當下是怎麼離開酒吧,亦晴則表示,「我其實那時候年紀比較小,還不太懂要怎麼掌控這一切,所以我一直發抖,後來就一直說我要走了,我真的要走了!」發生這件事情後,那群朋友我全都封鎖,沒有再聯絡。連一旁的怡叡聽完都傻眼的說,「真的是危險的朋友!」

圖片來源/双喜電影提供

接著怡叡也分享了自己在電影中飾演熱心助人的班長卻又同時要心機很重的心情,「我已經不是演到一半才會感受到這個角色很壞,而是當我看到劇本時,就已經覺得這個女生都讓我想翻白眼了,我竟然還要成為她!」並透露,「其實剛開始收到劇本的時候,我是非常抗拒的」,我也有請教導演為什麼會選我來演這個角色,後來在溝通劇本跟角色的過程中,我也有說服自己「在這世界上真的有一類的同學是這樣,她用她自己的方式去關心別人,但是她自以為是的關心,對別人來說是傷害,或者是用了不是別人喜歡的方式,但她自己卻不知道!」

後來怡叡被問到若可以重新選擇,會想要飾演哪一個角色時,她二話不說直接笑著回,我應該會想要演「吳允蘅」吧!因為她可以一直「面癱」耶!她在電影中可以一直都是面無表情,很好耶~因為「王可茜」這個角色要一直笑臉迎人,其實是很累的,她永遠都帶著一副面具去上學,面對她的朋友也是,加上她也很關注自己的IG按讚數、追蹤人數,連在虛擬的社群世界裡,她也很渴望被關注,所以這個角色不管在什麼時候,都是戴著面具的,整個是非常累人的!

而「吳允蘅」雖然在原本的學校有發生一些事而轉學,但是她來到新學校之後,是以「旁觀者」的狀態在生活,所以她其實不太需要管事的!一旁的王渝屏聽完馬上回說,「旁觀者也要有很多小劇場耶!我們是心很累好不好!」陳怡叡則笑說,「對對對!你們是心累,但不會表現在臉上,所以如果真的要自己選一個角色的話,我真的很想要可以面無表情哦~」

圖片來源/双喜電影提供

【班長位置是「孤單視角」,看其他姊妹淘就是酸葡萄】

此外,三位也分享他們在拍戲時,因為渝屏跟亦晴是同個小團體的夥伴,怡叡則是自己有另一群好姐妹,當怡叡被問到在拍戲時有沒有覺得自己被排擠?她則激動地回說,「我才不稀罕他們的小圈圈好不好~」接著又哈哈笑的說,「沒有啦!其實我們在電影中的座位也是有經過精心安排的,所以我只要斜眼看過去,都可以看到他們三個人很要好的樣子,在我這個座位真的會有一種酸葡萄的心態,就算是休息時間大家稍微休息一下,我從我的位置看過去他們三個,就是會覺得酸酸的!就會覺得他們才是真友誼,然後我明明就是親善大使,又是班長,但為什麼我身邊卻沒有像他們這樣的朋友陪伴彼此的感覺!我的位置是一個『孤單的視角』」。

圖片來源/双喜電影提供

接著怡叡也被問到下戲時,會不會加入其他人的小圈圈裡?怡叡則笑說,「沒有拍戲的時候我們都是一起的啊!我們就是一起在台中基地拍戲~」而渝屏跟亦晴馬上補一句,「是基地在台中啦!」王渝屏接著爆笑說,「陳怡叡你是在當兵嗎?好好笑~我是她的鄰兵啦!」怡叡又接著說,「反正就是基地在台中啦~然後我跟亦晴其實是住一起的,她就住我隔壁床,我們是同一個房間的室友!我們下戲後,真正的邊邊是王渝屏,因為她都不願意出門吃飯!她寧可把吃飯的時間拿去睡覺,也不想跟我們出去吃飯!」

而渝屏則淡定的說,「哦!對!因為我很喜歡睡覺,但我們有一起出去吃過燒肉好不好~不過也只有那一次,其他的時間就是一回到房間,直接立刻洗澡,馬上睡覺!」被問到不會睡到一半餓醒,王渝屏則笑說,「不會啊!我睡覺的時候做很多事情耶!夢裡可以做很多事,像我在夢裡早就殺青了XD」

圖片來源/台灣達人秀攝影,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把某時期的自己鎖在電影裡,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

最後,聊到《哈囉少女》這部電影在拍完之後,隔了幾年才終於上映,當三位被問到再次看到這部作品時,心中有什麼感觸?王渝屏表示,因為是兩年多前拍的,現在再看會覺得,原來自己的人生第一部劇情長片,就應驗了電影這個藝術媒介非常好的一件事,「它可以幫助你把時間鎖在電影裡」,我很感謝我的22歲是在《哈囉少女》裡面,因為現在在宣傳時,還是會穿上制服,就會想說自己都已經是不適合穿制服的年紀了,現在再穿真的會有點尷尬,可是那時候真的好青澀,穿起制服就很合理!所以我覺得,「可以把某一段時期的自己鎖在電影裡,這是一件非常幸福的事情!」

姚亦晴則表示,看完電影後,我覺得很驕傲也很感動!驕傲的原因是電影預告片出來時,有看到一些網友討論說「感覺就是萬年老梗」、「又是校園片」,但是在台北電影節映後,大家給我們的反饋是很喜歡的,「這部片是很真實卻又以輕鬆小品的方式,去帶出女生之間的勾心鬥角和一些校園生活會發生的事情!」大家在成長過程中都會經歷過這些事,不管男生女生,我是覺得大家看了都會很有共鳴!此外,我也很開心可以接到任力加這個角色,讓大家可以看到平常看不到的姚亦晴的另一面,大家可能都會以為我是一個很有距離感的女生,但其實我就是一個很直爽、很真的人,這也是我希望可以呈現給大家看見的另一個面向。

而陳怡叡則透露,隔了兩年再次看到這部電影,當時拍戲的記憶又全部湧上來,包含多早起、教室有多熱、當時拍整天的戲有多想睡午覺,這些回憶都回來了!在看到自己演的王可茜時,「其實我在準備角色的過程只覺得她很討厭,然後在拍戲的過程覺得她是一個戴著面具,很壓抑、武裝自己的角色,她連喜怒哀樂都不太能表現出來!所以有讓自己特別處於一個『被框住』的狀態,但兩年後再看到作品,是覺得有點心酸的,為王可茜這樣子的角色感到心酸!因為她也有她可憐、孤單的地方,以及不為人知的一面,而她會做這麼多討人厭的事情的緣由,其實也真的都是可以讓觀眾很有共鳴的。」

圖片來源/台灣達人秀攝影,未經授權禁止轉載

 

推薦影片:【哈囉少女】現場失控大暴走 展現默契卻遭白眼伺候?!|小編啾愛問

Editor _ Adonis

Photograph _ Luke

Design _ Sirius

※本站內容版權所有,未經授權,不得轉載。[版權聲明]